我只想吃你身上的两个大馒头,男主骗女主行男女之事古言

“妈妈!”沈青砚反应很快,就在赵金霞听到他声音愣神的一瞬间,他一把抓住水果刀,从她手里夺了过来。 “妈妈!你在干什么!你想干嘛?!\”沈青颜一脸不可思议的愤怒看着她。“你想干什么?你想和他一起去吗?你想再一次不带我和他一起去,是吗?!\”“清砚……”赵金霞的注意力全被他握刀的血淋淋的手掌带走了。 “清砚你的手,你快松开,你的手,你的手在流血。 “你想死吗?”沈青颜有些控制不住情绪,拿着刀回到她面前,“因为我,一切都是因为我,他躺在这里都是因为我!我一步步把他逼到这个地步。我把他逼死了。你不是舍不得和他分开吗?你不想和他一起去吗?你杀了我,你先杀了我,你替他报仇,我们跟他走!”他一手拿着刀,一手把赵金霞的手塞进她的手里。赵金霞拼命拒绝,整个人惊慌地哭着喊着。 “不,不是你,不是你…你放开,你放开砚台,你放开砚台——”在沈青燕的精神逼迫下,她终于崩溃了,张开手,抱着头,尖叫着退了回来。 “别,别…别推我,别推我……”“妈妈……”沈青颜终于丢了刀,握着他沾满鲜血的手走向她。 “妈妈,我不是你儿子吗?”他悲伤地看着金。“我不是你儿子…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总是落在后面?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选择你想要的?”“小时候,小时候,你一句话没说就去了隋邑。我想,我想我妈妈真的死了。我差点死于一场大病。我爸爸,他一点都不关心我。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也需要我的母亲,我也需要你…”“我没做错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被抛弃?我可以让你回来一次,但这次?这次你和他一起去了,我还能在哪里找到你?你不想要我,你真的不想要我吗,妈妈?\”他跪在地上哭着,一点一点地走近赵金霞. \”还有黄昏。你找到她了。她是如此善良和美丽。她给你妈妈打电话已经很久了。你不想要她吗?有星星。她知道你是她的祖母和我的母亲。她这么小就和你一起演戏。我希望你很好,很快乐。你想要她吗?”“妈妈,你看我们好不好,妈妈?这次你会看着我吗?”赵金霞还在抽泣着,但显然听了他的话,慢慢放开他抱着头的手,真真切切地抬头看着沈青颜。 “清砚,对不起,对不起清砚……”“妈妈。 \”沈青燕轻轻揽过她的肩膀,过去抱住了她.\”不怪你,你没做错什么,你是受害者,不怪你,你为我和穗怡所做的已经足够好了,你已经做了作为母亲能做的一切,不要说对不起。 他们对不起你,但你不对不起任何人。 妈妈,我没有责怪你,除了…”“除了我会想你。 ”赵金霞抱着他突然哭了起来,发泄了他几十年的情绪,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沈青颜只是抱住了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把她半条命的委屈和悲伤都发泄了出来。 “将来,你自由了,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保护你。 没有人能再控制你,你也不用为任何人而活。 没有人会强迫你,没有人会强迫你绑架你…只要你过得好,就为自己而活…”沈青颜抚摸着她的背,搓着她绑在床头的手去理她那尖尖的头发,满满的儒家欲望。 “回去?”赵金霞的哭声渐渐停止后,他轻声问她:“星星该醒了。 ”金靠在他的肩膀上默默地流着泪。 她欠了这么多儿子的儿子,已经成了她的依靠。 这段正常的生活,已经让她有了牵挂,情绪退去,她真的,已经舍不得了…“嗯。 她点了点头,借助沈青砚站了起来,深深地回望了睢艾一眼,告别了睢艾,告别了被种种原因困住的前半生。 当我回到医院时,小星星醒了,坐在叔叔身边,悲伤地看着他的腿。 应该也是刚睡醒没多久,床的窗帘还拉着,陈慕星还在睡着。 “奶奶?”当我听到轻轻开门的声音时,我转身环顾四周,首先看到赵金霞红红的眼睛和枯萎的表情。 “奶奶怎么了?”像一个小太阳,她立刻上前抓住赵金霞的手。忧虑的过去照耀着她,给了她温暖。 而离开了太阳的楚思瞳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好在钟汝恩还在,拉着他的手看着他,让他转多云,反手扶住她,准备对沈青砚视而不见。 “还在睡觉吗?她真的没事。 沈青砚和赵金霞低声说,显然她不放心,不想再见到陈慕星。 “先出去,别影响她休息。 ”“很好。 ”赵金霞点点头,牵着星星的手,用眼神询问,或者祈祷更合适,并想让她和自己一起出去。 “我和奶奶在一起。 “虽然小星星有点舍不得妈妈,但是妈妈已经回来了,一切都好。现在很明显奶奶的情况比较严重,所以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拉着赵金霞的手和她一起出去。 “就在隔壁。 \”沈青燕把他们带到隔壁病房.\”我让人专门为你处理这个房间。你的身体还是不太好。让医生给你检查一遍。你也需要好好休息。 ”他将赵金霞按在床上的座位上,低头问星辰,“陪奶奶一会儿?爸爸,打电话给医生。 “好吧,爸爸,走吧。 ”小星星点了点头。 沈青颜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低下头吻了她一下,然后走了出去。 “奶奶为什么哭?”小星星爬到床上,抬头摸了摸赵金霞的眼睛。“奶奶对星星太难过了。 ”眼睛亮晶晶的,瞬间就涌上了泪水。 “奶奶没事,奶奶没事宝贝,别哭了。 ”金捧着她的小脸蛋珍惜的亲了亲,看着她伤心欲绝的小模样,整个心都被填满了。 她怎么会想死,她怎么会愿意放弃这个孩子,她怎么会愿意让自己死后感到悲伤?她温柔又狭隘。 沈庆延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直到他们的谈话结束。 靠在墙上,她微微闭上眼睛:她不会,她想再死一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我只想吃你身上的两个大馒头,男主骗女主行男女之事古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