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后车座的疯狂运动

警察把秦京万带走询问,萧廷泽却找到了萧廷威。 “贺怡,我有事要问大哥,你回避一下。 ”萧廷泽说道。 何穗莲冷笑道。“有什么我不能听的吗?”萧廷泽冷冷地看着何穗莲,何穗莲被看了一眼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便撇嘴离开了。 萧廷伟脸上露出一丝略显疲惫的神色,仿佛是因病不舒服。他疲倦地问:“二哥,你想对大哥说什么?”“你让何梦毒杀我和我的梦酒,是不是?”萧廷泽直接问道。 萧廷伟一脸惊恐,仿佛不知道萧廷泽在说什么,仿佛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什么药?”“哥,你为什么又要装?”萧廷泽心中有一丝悲伤。对于这位哥哥,他一直都很尊重也只有真心对待,但他没想到对方会算计自己。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萧廷则追问萧廷威。 萧廷伟的眼中露出了更加疑惑的神色。“二哥,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何梦以为我真的昏迷了。我坐在床上自言自语,听着我说的每一句话。哥哥,你不想骗我吗?”面对肖廷泽的质问,肖廷伟惊讶的神色退去,却有一种平静轻松的样子。他微微笑了笑。“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就无话可说了。 “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萧廷泽有点激动。他宁愿萧廷伟告诉他,何梦说的是假的!“这么明显的回答,二哥,你问我为什么?哈哈的笑声…咳咳……”萧廷威冷笑了一声后,是咳嗽。 萧廷泽看起来很悲伤。“虽然我和你不是母亲同胞,但我一直真诚地对待你,把你当成我的兄弟……”“哥哥?”萧廷伟用手帕擦了擦嘴。“萧的庞大商业帝国,会有真正的亲情吗?你把我当兄弟,是不是因为我命不久矣,萧氏集团将来就是你的了?如果我没病,你会怎么对待我?”说完萧廷威一声冷笑。 萧廷泽摇摇头,看着萧廷威。“你要我冒充人渣肉推车。我告诉过你,这个萧氏集团对我来说并不罕见!如果你想要,你可以拥有它!我会和爸爸谈的!你有什么阴谋反对我?”“呵呵,是不是泽你觉得爸爸会听你的还是我会相信你?”萧廷威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非常阴沉。 他萧廷伟何尝不想真心对待萧廷泽?父亲萧从小就对萧廷威寄予厚望。可以说,他对萧廷威接班人的感情,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多。 而何穗莲呢?我一整年都在外面玩,肖廷伟的童年几乎不在。 在萧廷伟极度缺乏亲情的观点中,萧廷泽是他愿意接受和珍惜的弟弟。 但是在利益面前,感情是那么微不足道。 “那我现在明确告诉你,我不会跟你争,就算爸爸让我继承萧集团,我也不会。 ”萧廷泽握着拳头说道。 “那你为什么又回来了?安全地过老年生活对你不好吗?”萧廷伟看着萧廷泽,冷冷地说。 萧廷泽心中的悲伤和苦涩在这一刻变成了愤怒。他说:“哥哥!难道我没有权利回到萧的家里吗?难道你没有权利认你的亲生父亲吗?”萧廷威轻蔑地笑了笑。“你觉得我父亲为什么会认出你并让你回来?你以为你父亲不知道你存在了这么多年?”这句话让萧廷泽的身体从脚趾慢慢冰凉。他的声音沙哑,难以置信,悲伤,极其脆弱。“你是干什么的…什么意思?”“没什么,是不是泽…你我之间的竞争注定了。这个萧家,只能有一个继承人,那个人一定是我。 ”萧廷威说完,便站起了身。 萧廷伟被他病弱的身体轻轻摇晃。一时间,萧廷伟差点以为自己又要坐回去了,但他还是咬紧牙关走出了房间。 在门口,萧廷伟头也不回地对萧廷泽说:“既然你知道了,以后我就不再留情了。 ”萧廷泽的情绪很低落,他想问赵国庆一个清楚,两个男人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存在,怎么开车就是不想认自己的儿子。 可是萧廷则怕郭骗他,怕郭说实话害他。 当秦锡盟从海边安全回到家时,他给肖廷泽打了电话。 可是打了三个电话之后,萧廷泽都没有接。 转头看向窗外,已经飘起了雪花,秦汐梦的心中隐隐约约升起了一丝担忧。 不过,消息秦锡盟已经看到了,秦京万和一个不知名的人要被警察带走的消息是今天的头条。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可萧廷泽为什么不接电话?秦锡盟心想,如果不接,就不会接。你为什么这么担心?“妈妈,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的饭快做好了!”秦甜甜地说道。 秦泰从书房出来,见懵了,便在懵身边坐下,关心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孟笑着看着自己的爷爷。“没什么,只是看新闻。你不知道秦京万吗?”秦泰不以为然地说,“我对她的事情不感兴趣。我被抓了。我在这个房间里不吵!”“我只是想知道我们的股价是否会……”“放心吧!”秦泰信心满满地说:“爷爷会打理公司的事务。你只需要下定决心为你的婚礼做准备。 “说到婚礼,秦太斗表面上有点担忧。”汐梦,虽然萧嘉是A市第一商人,有无数的家当,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去处…而且,世界上有很多富家子弟的花花公子,但是很难专一。 而且他是一个私生子,秦家有一个大哥哥和一个名义上的婆婆!我怕你嫁给爷爷会被欺负!“秦太斗的眼睛变红了。”我现在可以保护你,将来也会被埋葬。萧廷泽能保护你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后车座的疯狂运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