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岳从后面挺进*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文字

魏在供销社买了一个针线盒,现在边吃冰淇淋边逛菜市场。 她的出现立刻成了菜市场里的一道风景。 很多买菜摆摊的人都在偷偷看这个漂亮的姑娘。 但这只是一个调查。 当你看魏的衣服时,你会知道她不是富有就是昂贵。不说别的,光脚上那双小白皮鞋的价格就300多元。 这家百货商店供应有限。 “我差点买菜,给我十块钱。 ”齐杰说得很自然,也很平静,好像不是借钱,而是在学校跟我同桌的橡皮。 魏突然失去了理智,于是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张十美元钞票递了过去。 当齐杰接过来的时候,她突然笑着问:“你刚才不是说你从来没有向女人借过钱吗?你几分钟就忘了?”齐杰晃了晃手里的钱:“我不借。我打算做一种将在全国流行的小吃。这10元是你的预付款…明天早上记得去钢厂三号门。我会在那里摆摊。如果你幸运的话,你会成为我的第一个客户。 ”说完,他快步来到小吃摊前,买了食物,骑车离开了。 什么预付款,我同意了吗?还有,做零食怎么样?你不是下决心考复旦吗?看着远去的背影,魏收起了心中的疑惑,打算明天去三号门。一个钢厂工人怎么做个体户?你不想在工厂工作吗?此刻,她不知道齐杰已经不带薪离开了。她只觉得作为一个工人,没必要摆摊之类的。 齐杰假装大小便失禁,回到家开始忙碌起来。 他又一次把厨房里的大锅拿出来,洗干净,往里面倒了50磅面筋。 根据以往的经验,一斤谷朊粉可以做35串烤面筋,而这一包谷朊粉可以做1700多串。 明天应该足够了…齐杰把谷朊粉倒进盆里后,准备了一些温水。 在温水中加入一把盐,搅拌均匀。盐融化后,将温水倒入盆中。 按照谷朊粉1: 1.5的吸水量,几乎需要准备75公斤的温水。 当然和空的湿度和环境有关,也和谷朊粉本身的含水量有关,不能一概而论。 倒入后,他像面团一样搅拌了几下,让所有的干粉都被水浸湿。 然后用笼布盖住盆口,放在一边醒发。 然后他开始做酱汁。 烤面筋好不好要看酱料,而酱料的精华在辣椒油上。 齐杰买了小葱、洋葱、欧芹、芹菜、生姜和其他配料,为的是给辣椒油增加味道。 不过,这年头,小吃里的辣椒油远没有后世那么讲究,基本都是用热油浇在干辣椒面上。 然而,在齐杰看来,辣椒油想要美味。仅仅依靠辣椒和食用油的香味是不够的。需要更多的配料来增强味道。 他把买的食材清洗干净,换了刀备用。 然后我把家里的油锅拿出来,看了看剩下的花生油,扭了扭脸,确认曹桂兰还没有下班回来,然后把所有的油都倒进锅里,然后生火烧锅。 这种行为在后世被称为“妈见打”。 所以离曹桂兰远点。 她需要知道的是,家里做饭通常不愿意多放的花生油,被他用来做辣椒油,绝不会轻易放过。 最起码得唠叨老七半天,抱怨老七没把孩子教育好。 齐杰太熟悉这位母亲的风格了。 油烧热后,齐杰把切好的洋葱、姜、葱、欧芹和芹菜叶全部放入锅中,然后在灶膛里取出两块柴火,用手关小了火。 让锅里的热油继续沸腾,齐杰开始做底部的酱汁。 所谓酱基,就是以甜面酱为主料,其他酱料为辅料。 这不仅让酱料充满了复合风味,还增加了酱料的粘度,更容易挂在面筋上。 这样做出来的烤面筋味道更鲜美。 做完这个,他往锅里扔了几个八角和辣椒,还有几片香叶,尽可能增加了油中的香气。 这样炸出来的油,在烹饪界被称为食用油。 无论是炒菜还是沙拉,食用油都是必不可少的搭配。 当锅里的材料被煎黄并晒干时,齐杰用漏勺把它们捞出来。他没有扔掉它们,而是把它们放在一边,然后在以后做饭的时候放进盘子里。 贼香 把锅里的油渣清理干净,重新加热,然后撤去灶膛里所有的火。 锅里的油温稍微下降后,齐杰往锅里倒了两碗白芝麻。 很快,芝麻的味道从厨房飘了出来。 “哟,什么东西这么香?”齐杰正忙着的时候,曹桂兰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小布袋。 当她看到锅里的东西时,脸上悠闲的表情突然消失了。 “嘿,你在干什么?”齐杰笑着说:“做酱…妈妈应该先平复心情。如果你想赚钱,你必须投资。这是必不可少的一步……”曹桂兰拿着一桶/“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吗?”那半桶花生油是她客户买的,她做饭的时候舍不得吃。 现在,齐杰用光了。 “妈妈,你放心了。等一下。烤面筋是你第一个吃的。 ”曹桂兰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让妈妈担心?”然后她走出厨房,回到房子里。 没多久,里面传来曹桂兰的声音:“祁袁超,你看你儿子都干了些什么!”齐杰看到锅里的芝麻都快炸了,就举手把买的辣椒粉全倒了。 辣味突然上升。 让刚从屋里出来的齐抖擞精神:“哇,好香的辣椒味。 他和曹桂兰来到厨房,看见齐杰正在用勺子在锅里搅拌。“有必要做点心吗?”齐杰点点头:“这样味道会更好,而且不用花很多钱。事实上,这些酱料非常经济。这锅能撑差不多一个月…至少可以赚一万元。” ”一听能赚这么多钱,曹桂兰的表情这才舒展了一些。 但是,她马上建议:“花生油太贵了,很难买到。它的供应量有限。下次用大豆油或菜籽油。供销社开售,价格略便宜。” “不能正常供应真的不行…齐杰想想,点头同意了。 锅里的油脂都变成了红油,吉杰把买来的香辛料粉倒进去,锅里的香气越来越浓郁。 不说吃,光闻就让人流口水。 最后,齐杰把刚准备好的酱料底料倒入锅中,用勺子不停搅拌,让油脂和酱料充分融合成微粘的酱料。 做完后,他加了一些盐和糖来中和味道。 然后放在洗好的不锈钢桶里。 烤面筋的酱料终于做好了。 然后,齐杰开始制作面筋。 和酱相比,面筋难度更小。 齐杰在院子里搭起一块大木板,把面筋从盆里倒出来,放在案板上,用菜刀把面筋切成小块。 目前没有烹饪电子秤,所以齐杰只能估算重量。 曹桂兰和老全荃卷起袖子,小心翼翼地把双手吸干净,准备向齐杰学习面筋。 “妈妈,你一定要努力学习。如果以后真的想卖火,请放个长假,找一些家庭困难的小区一起帮忙做面筋。我会负责摆摊卖。 老七一听,好奇地问起闺蜜的放荡交换:“那我呢?我在做什么?”齐杰继续切面筋:“你继续工作,过去怎么样,现在怎么样?别人问我挣多少钱,你就取笑说是胡说八道,还想表现出不屑。”。 “闲着没事,齐杰开始给父母上教育课了。 如果这个东西很赚钱,很多人都会觊觎,所以他要把老齐变成一个隐藏的大人物。 虽然没必要让一群黑衣人坐直升机过来单膝下跪对着老齐大喊大叫,但有必要让人看不透他。 只有这样,齐家才能安全。 “先挣钱再说,好像真的能挣钱。 ”曹桂兰哼道,但脸上洋溢着笑容。 当我儿子长大后,他知道如何为家人担心。 但一想到那半锅花生油,她就有踢他的冲动。 那个熊海子,你就不能留一点吗?老七开始琢磨齐杰手艺的来历:“这东西是从谁那里学来的?”齐杰早就说过:“以前有外国人唠叨,我就洗点面筋试试。真的很好吃,偏偏故事里会放满科普面筋,省去了洗面筋的步骤。” “供销社三楼。 办公室门打开时,郭红星正在办公室练习书法。 供销社副主任何文昌大步走了进来。 他看着郭红星,大声问道:“那谷朊粉呢?你放了谁?不会是债吧?”郭红星正要解释,却突然想起下午齐杰的话,忍住了解释的冲动。相反,他继续慢慢练习写作:“我需要向你解释什么?”他神色平静,这让何文昌有些吃惊。 何文昌愣了一下,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合适。他看着郭红星说:“这么大的事情,我觉得你应该跟大家说一说。如果你不知道,你会认为仓库被抢劫了。 ”洪还在练习书法,根本没有看何文昌一眼。 写完,他淡淡地问:“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扶着岳从后面挺进*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文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