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太粗太硬小寡妇受不了

江澈看到了她的尴尬,在黑暗中看不到他脸上的笑容。“我也想去。我们走吧。 ”说完率先走向教学楼。 “很好。 ”得到答案,沈青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沈青已经到了极限,看见厕所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钻了进去,才注意到蒋彻没去厕所。 教学楼里的厕所灯是声控的。沈青进去时,咳嗽了一声,声控灯亮了。 江澈听到外面的声音,真的很想笑。虽然大多数人真的能控制灯光,但沈青在江澈眼里还是很可爱的。 当声控灯灭了,江澈在外面及时拍了一巴掌。 当沈青听到噪音时,有些惊慌的情绪平静了下来,他觉得放心,认为江彻在房子外面。 她出来的时候,江澈已经在楼道口等她了。 “走吧。 ”说罢还甩了甩手上的水。 “小心,角落有点暗。 ”江澈小心翼翼地告诉她。 “明白了。 ”沈青心中慌了,不敢离他太远。 江澈想走在前面,为她探索道路,但看到沈青的样子却很尴尬。“你害怕吗?”“嗯。 “沈清真不喜欢后仰空的感觉,而且感觉阴森森的,很可怕。 江澈主动停下来,示意她走到前面。 “怕以后记得告诉我,我就不打扰你了。 我不能一直猜测你的想法,你知道吗?”温柔的语气很难看出。 江澈显然会窥探她的内心,但沈青不好意思,“我不想让你觉得我一文不值。 “如果你把一切都记下来,我有什么用?你得让我男朋友有用。 “这是两个人在一起后第一次觉得男女之间的关系这么直白。当沈青听到这些话时,她的心里涌上一种奇怪的感觉,这让她非常高兴。 “明白了。 ”她小声嘀咕,蒋彻还是听见了。 江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即使是负担,也是甜蜜的负担,不用担心。 ”不知不觉,快要到女生宿舍的时候,沈青突然停下了脚步。 笑着看着江澈,他做了一个低头的手势。 江澈微微蹲下身子,与她齐平。 沈青走近他的耳朵,轻声说道:“我喜欢你。 ”然后趁他不备,偷偷亲了亲他的脸,转身小跑着去了宿舍,一气呵成。 江澈反应过来,人已经进了宿舍,他伸手抚摸着她刚刚吻过的地方,一脸满足。 “江澈,你不老实,一直背着我悄悄勾搭沈青。 ”郭楠的声音突然出现。 江澈放下手,迅速把它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你为什么把它放在里面,吃在上面?h会在这里吗?”郭楠只是把蒋彻一脸得意样地看在眼里,“你看不出来,泡妞挺有一手的,沈青居然主动亲了。 ”说完郭楠止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蒋彻也不害怕,大胆道,“你以为喜欢你吗?我很久没有得到任何东西了。 “你说什么?”郭楠有些惊讶。 江澈转过身,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淡淡吐出两个字,“裴丽。 ”郭楠瞪大了眼睛,眨眨眼睛,“我去,江彻真的有你。 ”僵硬的气,立刻支撑不住了,“不要告诉别人。 ”江澈有点玩味的看着他,“你不说我自然不会说。 “不,你要搞地下恋情吗?”郭楠明白蒋彻的意思,有些嫌弃的说道。 江澈无奈,“不是我,是她,她不想这么高调。 ”“假正经。 ”郭楠忍不住吐了。 当沈青回到宿舍时,他看到程云还在学习。“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吗?”“你还没回来,我想等你的时候,顺便可以看看书。 ”程云依旧低头看书,漫不经心的回应她。 沈青突然来了兴致,在程云身边坐下。“你是月考第九名,很厉害。 ”“还不够,光在学校比什么都不看,所以我不能懈怠,三年后,来自全国各地的竞争对手,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程云摇摇头,眼睛在灯光下很坚定。 “你想考哪所大学?”沈青似乎想从她那里得到一些信息。 程云连想都没想就直接脱口而出,“A大。 ”又是一顿大闹,沈青心里犯了难,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那你呢?”程云合上书,罕见地主动问沈青。 “我也想考A,但好像很难。 ”沈青没了底气。 程云疑惑的问她,“这才一个,怎么会气馁。 来吧,我相信你。 ”“很好。 ”沈青鼓励道,暗暗下定决心要考个大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沈青去洗漱睡觉了。 躺在床上,沈青没有安静地睡觉。反而拿出手机和江澈聊天。她嘴角上扬,再也没有下来。最后,她忍不住睡意,在睡觉前互道晚安。 第二天,沈青仍然带着程云去操场练习。今天她认真了,没有去看江澈打球,而是和程云一起认真练习乒乓球和羽毛球。 虽然这两场球赛程云不熟悉,但沈青也能从他们身上找到感觉。 江澈见她认真,也没去打扰她。训练结束后,他静静地看着她,鼓励她。 接下来的一周,沈青禾程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吃了骨髓,知道味道。好像被乒乓球毒死了,午休时偷偷留在教学楼打乒乓球。 有时候回宿舍应付宿舍阿姨查房的时候,我也会早早在宿舍楼门口等着。当外面的铃声响起时,我走向教学楼的乒乓球台。 江澈见了也无可奈何,只能放她走,毕竟她说要练的理由无法反驳。 日子一天天过去,星期六马上就要到了,球赛开始了。 第一场比赛是乒乓球。选手们来到桌子前,老师抽签决定小组。 沈青适合五班的学生,顾燕画了二班的学生。 第一轮,两人都挺了过来。 蒋彻静静地看着比赛,当他看到沈青因为升职而跳球时,他也很开心。 幸福属于别人,而顾言却一无所有。 第二轮,顾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抽到了沈青。 回想起刚才沈青轻松获胜,她开始担心自己的技术不比刚才在沈青的对手好多少。 沈青的心又暗又亮,终于抓住了公平照顾顾言的机会,春风得意地走上了球台。 江澈自然也是宠着她,只要她开心,他就不会停止做任何事情。 顾言心里着急,还是淡定了,泰然自若地走向舞台。 沈青把球递给顾燕,示意她发球。 顾艳觉得这是一种羞辱,双手不自觉地加大了力度,导致发球失误一分未得。 轮到沈青发球了,但沈青不知道他在哪里偷到了技巧。球到了顾燕的桌面,旋转改变了方向,顾燕根本拿不到。 江澈很惊讶,但程云在一旁却很平静。她是沈青修行的对象,不知道吃了多少哑巴亏。 沈青表面上看起来很轻。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憋笑有多痛苦。当闫妍被打时,照顾她真是太酷了。 不过,顾炎之所以松了口气,不仅仅是因为沈青的刁难,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尤其是当时还在观望的蒋彻。 第一轮,沈庆明就给对手让路,到了这里,她只是不留余力用不同的方式折磨她。 最后,顾琰败在沈青手里,顾琰要面对。她下了球台,穿过人群离开了。在这段时间里,她没有忘记见到江澈。他目睹了她屈辱地坐在一起吃饭的全过程,但他还是淡淡的。 我不禁自嘲,但我终究还是不在乎。 沈青骄傲地走下来,走到程云身边。“最近怎么样?我好吗?”“坏了坏了。 ”程云受不了她的这副模样,不遗余力地赞美她。 说完,沈青已经慢慢挪到江澈身边,“我在总决赛。 ”她不敢看他,刚才她有点心虚。 “恭喜你。 ”江澈高兴地为她欢呼。 沈青有些怀疑。“我刚才那样对顾言,你不生气吗?”“当我能在场上说话时,我为什么要生气? ”蒋彻知道沈青是在试探他。 如果他不明白她过去生活中的小把戏,但现在他就像一面镜子。 沈青开心地笑了,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和喜悦。 收音机里传来一个声音,通知篮球运动员做好准备。 蒋彻看着沈青。“你想看吗?”“当然可以。 ”沈听高兴,可有求必应。 说着,挽着的胳膊,“我们去呗。 “程云哪里俯身过她,她不得不把她拖到篮球场上。 蒋彻、郭楠、徐义生等。所有人都穿上制服,在球场上做准备,清理筋骨。 沈青已经等不及了。 一声哨响,裁判把球扔进空,比赛开始了。 一班对阵三班,三班班主任是这场比赛的裁判,注定不平凡。 这时,连万里无云的晴天空也突然被乌云笼罩。 比赛一开始,沈青看着场上的局势,隐隐有些不安。 三班的人打球可以说是粗鲁,根本不会考虑对手。 总是徘徊在犯规边缘,裁判也视为没看见。 看着场外的人不由得捏了把冷汗。 球到了徐义生的手里,正如姜澈所说,他身边挤满了人,没有反抗的余地。 蒋彻找了个机会靠近,示意徐义生把球传给他,可是三班的人太狡猾了,根本没有机会靠近。 最后,当徐义生奋力反抗时,意外发生了。 当徐义生向上传球时,他不仅被暴徒击中,还被绊倒在地。裁判不仅没有吹哨,还假装没看见。 蒋彻郭楠一行人冲了过来,而陈龙则直接停止了比赛。 “你没事吧?”江澈率先开口,但平日里她对徐义生没有好脸色,但此时她却第一个关心他。 徐义生在队友的帮助下站了起来,忍受着腿部的疼痛。“我很好。 \”江澈看了一眼膝盖,已经裂了皮,血珠挂在伤口上.\”不要守口如瓶。 ”他的态度又变了,徐义生很无奈。 “放心吧,打你十个不是问题。 ”徐义生也不甘示弱。 另一方面,陈龙与裁判发生争执,裁判坚持认为3班没有犯规,部分球员摔倒是意外。 按照陈龙的说法去争取都没有效果,这时蒋彻一行人走了过来,双方僵持不下。 裁判要求出示证据,然后才能判定三级选手违反规则。 “靠。 ”郭楠试图抑制自己的愤怒。 突然外面有人喊道,“我有视频作证。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太粗太硬小寡妇受不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