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远在薛婧的哈勒索斯,在实时观看了赞美巴鲁克的游行直播后,看着窗外依然漆黑的天空,内心异常复杂,不禁感叹:“这真是薛婧重建以来最漫长的一夜!”之后,他松了一口气,以极大的镇定和不屈的力量起身走出办公室。 他乘电梯径直下到一楼,沿着宽敞、笔直、简洁、端庄的明亮通道大步走向国会门外漆黑的空房间。 当他走出大门,走进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时,哈利托斯觉得他的眼睛被映得白白的,黑暗依然广阔无垠,但仍然没有黎明的迹象。 他没有被任何照明设施照亮,而是被一双明亮而充满期待的眼睛照亮。 众议院议长哈莱索斯公爵一出来,聚集了大约7800万人但维持秩序、保持沉默和顽固抗议的薛婧人民就开始纷纷骚动起来。 看到那张熟悉的温柔的脸,他们不禁感到温暖,仿佛连冻僵的四肢都白活了。 他们一直用期待的目光紧紧盯着哈里索,期待他们中的许多人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跟随这位强大、聪明、充满爱心的演讲者,并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哈里索斯以他站在人类之上的强大精神一个个扫过他们的脸。 其中,那些小男孩或女孩的样子,他还是很重视的。 今天,这些小先生或小女士已经又饿又困,还冻得瑟瑟发抖。 他们和父母只裹着志愿者送来的热毛毯。 但是,无论加热毯有多强大,它怎么能抵挡住雪景娜的严寒,将无数身体和意志远超的卡-缪拉钢铁战士冻成永恒的冰雕,屡屡突破下一个百度? 但他们仍然紧紧地蜷缩着,抱住父母的胸膛,没有哭着离开。 它们异常安静,它们都用最年轻但最明亮的一双小眼睛,紧张地看着哈利索斯。 或者他们仍然无法理解他们的痛苦和坚持对于今天来说是什么,有什么意义,但结果,他们的眼睛对哈丽雅特·索斯来说是最纯粹、最震撼的。 苦笑着,哈里斯不得不在心里对他们说对不起:小伙子和小姑娘,你们都不错,但也许我不得不让你们失望!然后,哈里索斯站起来,像洪钟一样大声喊道:“先生们,请回去,没有任何规则可以使方圆,缪拉的宪法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薛婧数百万富有政治素养的人都痛苦地明白了哈里索斯的意思:如果法案被否决三次,为了维护法律的权威,短期内,这个法案,或者类似的法案,或者相关的法案,再也不会用古粗糙的中文提出来,也没有希望通过。 就连最勤政爱民的议长哈莱索斯也不愿意支持他们拯救巴鲁克5000万同胞的要求,强行改变法律议程。 这怎么能阻止人们感受到最后一丝希望的绝望和无助呢? 虽然不是方圆没有规则,但是天地是自由的,为什么一定要有方圆,为什么一定要有规则?规则、道德和法律等。,难道不都应该为人民的幸福服务吗?那么,有了5.6亿人的生命,硬性的法律做一些小小的改变还不够吗?很多经历过殖民时代,年轻时饱受磨难,对来之不易的共和国有着深厚感情的老人,下一秒就会湿了眼眶,低下头,或者悲叹天空,这真的让人无法接受。 很多女人哭得更厉害了。 然而,在那之后,哈里索斯笑着说:“但是不要误解我,先生们。我不希望你彻底放弃,也不希望你自己放弃。我要你们和我一起,看着我们千万同胞遭受混乱和邪恶洪水的蹂躏!”在人们眼中的犹豫不决和不确定之后,哈利索斯开始了他的演讲,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并利用了这种情况。 “亲爱的市民们,首先,我想请你们再陪我看一遍这个特别又熟悉的阅兵仪式,我觉得棒极了!”他一说完,半空中就投射出一个虚拟的大屏幕,其中,一张张稚嫩却全副武装、身穿全盔甲的年轻面孔很快出现,在场的每个人都下意识地感到内心紧绷。 发现他们的盔甲上确实印着代表女武神骑士的徽章——不朽的鸟浴日的画面,所有人的心都忍不住越来越紧,只觉得痛苦。 几点了?缪拉真的已经到了需要这么多年轻人来保卫土地、保护新疆的地步了吗?从他们忘记扣扣的疏忽中,我们可以看出他们一定是刚进入战场的菜鸟。 而且不同于一个团,所有的人经过长时间的战斗,脸上都有一种铁血。他们的脸上只有第一次上战场时的不安和不安,他们有很强的毅力。 其中,薛婧人民和全国人民在屏幕前感到极度痛苦,因为他们显然害怕,但他们仍然坚持不懈。 即使哈里斯过去总是口口声声说:现在,全国青少年必须拿起武器,为国家、为人民、为自己的未来而战,这是刻不容缓的时刻!但是人们还是没有太多真实的感受。 一战已经过去太久了,即使一战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衡现在没有那么可怕,也在逐渐消失。 人们几乎已经忘记了所有的成熟男人都上战场相继死去,所有的成熟男人很快被消灭,不得不将老人和青少年大量推入战场的危急而悲惨的局面。 没想到,今天猝不及防,他们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相似的、令人心碎的、新鲜而刺痛的画面。 而接下来,更让他们感到措手不及和揪心至极的是,那些刚刚成年不久的少年们穿着盔甲,竟然没有穿着盔甲执行任何守卫任务,直接就是执行一个超级危险的战斗任务,而对于两名火焰状态的打手来说极其危险的战斗任务。 看到少年们明显被吓到,脸色苍白,汗流浃背,他们还在恐惧地用颤抖的手扣动扳机,全国各地都响起了阵阵惊呼。 人们从未想到,甚至不愿相信,年纪轻轻就被迫上战场的少年,不是可怜可怜的希瑟联邦少年,而是坚守在缪拉的少年。 然而,青少年脸上留下的充实、健康、幸福的痕迹,让每个人都正视现实。 整个卡缪拉都在不停地震动,而且很难平静下来!由于人民内务委员会的适当编辑和安排,巴鲁克之外的人受到了赞扬,他们更多感受到的不是战术上的环环相扣和迅速杀死两个火焰融化环境的成功和震撼。只有少年们要忍受他们的恐惧和在两个实力远超他们的火焰融化环境中与恶魔拼命搏斗的无助和悲伤。 所以,遇到后来胜利归来的年轻人,在巴鲁克人民的欢呼声中排成整齐的方阵,骄傲地走过天空中的鲜花和彩带,沐浴在荣耀之中,人们更多感受到的不是看着他们长大后的喜悦和感动,而是终极刀无法承受的心。 全国各地的妇女都忍不住哭泣,感到深深的悲伤、同情和痛苦。 “他们还是孩子!”…….也有男人忍不住咬牙切齿,感到羞愧、难过、愤怒。 直到安尼西亚开始说话,直到她的声音还略带青涩,震惊全国,直到她在巴鲁克称赞剩下的200万贵族异口同声地破口大骂:我们以贵族的荣耀起誓,我们誓死捍卫这座城市,我们誓死与这座城市和市民同生共死!人们心中逐渐生出越来越多的情绪,以及一股难以描述清楚,却越来越无法控制的热血沸腾。 许多老人和老人都在流泪。 他们显然是最成熟稳重的,但此时此刻却是最疯狂的,他们都大喊:“呼娃——”“卡妙拉万岁——”“卡妙拉绝不屈服!”“卡缪拉会赢的——”…..最后,在场最年长的一个人第一个明白了哈勒索斯口中的“似曾相识”的真正含义。 有一段时间,当天空中有巨大的陨石坠落,地面上有帝国滚滚的铁流时,就有了更无畏更伟大的阅兵式。它在当时天地所能覆盖的巨大压力下隆重举行,至今仍深深震撼和鼓舞着缪拉全体人民。 哈里索斯不再沮丧,突然吼道:“你坐着吃饭,连一系列国民都在一起。你可曾记得,当帝国百万铁军大权在握时,全国大部分地区沦陷,整个夜谷星都笼罩在那个无情暴君的阴影之下!”\”…\”“同胞们,你们还记得我的战友、我们的前辈、我们的先烈是如何嘲笑敌人的千军万马,甚至额头上冰冷的手枪的吗!”\”…\”“还有……”说到这里,哈勒索斯高亢激昂的声音突然又降了下来,他继续用低沉、严肃、咄咄逼人的语气问道:“最关键的是,我们如何打败比今天混乱的洪水更邪恶、更强大、拥有数百万的帝国侵略者?”而即使人们不回答,哈丽雅特·苏富比也知道,大家基本上都会知道答案。 因为,即使在他自己的心里,也忍不住浮现出一句话,正是安妮莎的那句话:“当金的意志和银的意志紧紧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无数的星星就会在黑暗绝望的黑夜中闪烁空,也就是指引我们在缪拉在黑暗中前进的希望之光!”最后,看着一双双怒火中烧的眼睛,看着成千上万双喷火的眼睛,哈勒索斯不再犹豫,大声疾呼:“全体公民,此时此刻,即使提案不幸未获通过,即使提案无法再被发起更为不幸,我哈勒索斯作为缪拉的一名普通公民,在此呼吁所有人,所有官员、士兵和其他普通民众。 我希望每个人至少作为个人,不遗余力地拯救我们被困在赞巴鲁克岌岌可危的5000万兄弟姐妹!刹那间,极热的声音再次席卷全球,震撼全人类:“呼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