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你那里又湿又紧,一下又一下撞到最里面

高考结束一周后,成绩已经公布。何小艺在全校排名第二,也考入了北安市十佳。 如果没有意外,何小艺即将迎来她精彩的大学生活。 不过,这次林没有在家做饭,而是特意在北安最豪华的酒店订了一个景观摊位,准备和两姐妹一起庆祝。 今天,何天琪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一脸素颜。然而,即使她没有对自己做任何修改,她仍然有莲花的美丽。无论是眼睛、嘴唇,还是她脸上的任何细节,都是人们挑毛病的绝佳选择。 何小艺穿着牛仔短裤和黑色t恤,长发扎成简单的马尾辫。年轻人的活力和热度展现得非常清晰。而且,这个女孩在逐渐成长,五官也越来越精致。当她到达大学时,她将会是一个真正的校花。估计再过几年,她绝对会是人间美人,也不一定会输给姐姐。 “小艺,你报的是哪个学校?”林冉问道 “宁州大学,主修源动力。 ”何小艺眨了眨眼睛:“我现在对源力特别感兴趣。 随着格斗家在社会中地位的不断提高,各大高校相继开设了源力专业,主要分为源力理论研究和源力培养两个方向。 报考圆理学习的学生一般毕业后都在各大科研机构和民营圆理公司工作,而报考圆理培养方向的学生基本都成为了武者。毕业后要么参军直接授予军官称号,要么被各大势力和财团高薪聘请,前途一片光明。 近年来,圆理专业也成为所有大学中录取分数线最高的专业。 但是,以何小艺的分数和排名,被宁州大学录取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宁州大学在这方面还是挺强的。 ”林冉点点头而宁州这些年已经成为北方五省的政治经济中心。这个选择非常明智。 ”何小艺眨着眼睛说,“到时候姐姐就要参军了,姐夫陪我去宁州?当我姐姐休完假回家时,她将能来看我们。 “话是这么说的,只是怎么听起来有点奇怪?”去宁州?当然可以 ”林冉笑道。 只是,何天琪和何小艺没有注意到。说到“宁州”这一次,林冉的眼中闪过一抹深藏不露的复杂光芒。 贺天棋俏脸微红。现在,何小艺总是叫她姐夫。她是不是姐姐都无所谓。只是这个女孩不总是逗自己的屁股。 因为有两个风情各异的极致美女在场,其他食客的目光也会时不时的来到这里。海斯姐妹的吸引力太强,别人很难把目光移开。 “小白,他们在那张桌子上。 ”坐在餐厅门口附近的一张桌子旁,白振阳和几个男同学。 这些学生都是白振阳的爪牙,包括考场上说何小艺坏话的眼镜男。 “很好。 ”看着海斯姐妹和林冉笑眯眯的样子,白振阳的表情有些阴沉。 “我在餐桌上笑得如此开心,以至于我不知道当我上床睡觉时我必须笑成什么样。 ”一旁的眼镜男猥琐地说了一句。 白振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叫来服务员,小声说了几句。 服务员连连点头,然后他走到酒柜前,拿出一瓶红酒,朝着林冉的桌子走去。 “小姐,有一位先生给了你一瓶酒。 ”服务员来到桌前,恭敬地对何小艺说,“这是我们酒店最贵的酒,价值十二万块钱。 ”于是,何笑依美丽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她连送的服务员都没问,就说:“不用了,还给他。我只喝姐夫的酒。”。 ”“这个…..”服务员很不情愿,他很惊讶这个漂亮的女孩能无情地拒绝。 毕竟通过一瓶这么贵的酒,其实可以看到很多东西。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就能如此富有。如果他随便买一瓶酒,就要12万。他的家人长什么样?抓住机会和这样的人在线不是一件好事吗?看到服务员不好意思,何小艺说:“好吧,我自己还给他。 ”说着,她转身看见了白振阳。 后者带来了几个同学,向这张桌子走来。 隔着老远,就能看到白振阳脸上阴沉的笑容。 “那是他的酒。 ”何小艺小声说道,似乎有点不高兴。 林冉笑着说:“小艺,你这个追求者,你有点暴怒了。 “对于已经习惯生死的林冉来说,这些学生的争风吃醋太低级了,他并不认为是一回事。 “哼,我不想和他说话,他比我姐夫差远了。 ”何小艺撅了撅嘴。 现在,林冉似乎成了她评价男人的参照系。 “孝义,你为什么不收我的酒?”白振阳挤出一丝笑容,笑着说:“这是我送给你的庆功酒,庆祝你考出好成绩。 ”“不过,谢谢你,我们之间是普通同学关系,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它太贵了,我买不起。 ”何小艺俏脸之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说道,“我很感激你的好意。 ”显然,她对这个白振阳没有太好的印象。 白振阳笑了笑,但他眼中的光芒却有些阴沉。他转向林冉说:“我不知道这是谁?小艺,你也别给我介绍了。 “这是我……”何小艺说到一半,“姐夫”二字还没出口。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话锋一转:“这是我刚交的男朋友,他很棒。 ”说着,她直接把林冉从座位上拉了下来,挽着对方的胳膊,一脸热情的看着白振阳。 而这种笑容落在白振阳眼里,显然和挑衅没什么区别!刚交上来?他很棒吗?哪里很棒?不得不说,何小艺的夸奖太容易引起人的想象了。 林冉被何孝义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咳嗽了两声,说:“你好。 ”白振阳看着林冉,脸色苍白到了极点:“你是小艺的男朋友?我追了何小艺这么久,没想到你竟然抢先我一步。恭喜你。 ”说着恭喜,言语间却一片冰冷。 林冉明显感觉到宝宝只想和你睡1v1,他笑着说:“谢谢你的祝贺。 ”白振阳盯着林冉的眼睛:“希望你有能力照顾好何小艺。 ”之后,他强调了自己的语气:“不知道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还能不能笑得这么灿烂!”被人擦屁股,白振阳自然没有留下吃饭,带着几个跟班愤然离开了餐厅。 众人都走了,何孝义吐着舌头看着林冉:“姐夫,你别怪我好发表意见,是不是拿你当挡箭牌?”“当然不是。 ”林冉摇摇头,笑了。但是,当他想起刚才白振阳的表情时,他的表情突然变冷了。”小艺,你同学的心态不是很积极,以后要多加小心。 ”何小艺笑得很灿烂:“我不担心,我有姐夫在我身边。 ”何天琪抿嘴笑了笑,虽然她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内心却充满了无限的安全感,而这种感觉,全是由林冉带来的。 在她们姐妹身上,不可能再发生类似被宋远东欺负的事情。 ……………………………………………………………………………………………………………………………………………………………. 看来这家伙也是用源晶液来暖身的,而且他自身的实力还是比普通人高很多的。 “白勺,我们不能让他走!”戴眼镜的人说:“你看何小艺的样子。她平日营养很好。她显然属于白勺……”然而,还没等他说完,他就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你给我闭嘴!说这样的话刺激我,我就直接打断你的腿!”白振洋气得觉得脸上挨了一巴掌,不解气,正手反手连续抽了十几下眼镜。 后者直接惊呆了,满脸青肿地坐在地上。 “何小艺何小艺,给你面子你不要,所以,别怪我让你辛苦了…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跪下来求我!”白振阳说到这里,脸上出现了残忍的表情,然后她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妈,你跟我爸说,让他帮我处理掉一个人的注册信息。 ”白振阳冷笑着说:“她本来想考宁州大学,可我硬是让她无法接受!她不知道我们家在辽江省教育系统的能量!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让我猜猜,这个人是不是让我儿子不开心了?”“是的,她叫何小艺。在某些事情上,她不给我面子。 ”白振阳脸色阴狠。 “我儿子的心情最重要,让这个何小艺失败只是一件小事,不需要让你爸知道。 ”白振洋的母亲笑道:“毕竟辽江省教育局长的妻子有些话语权。 ”白振阳听了,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如果我爸发现了,他会不会不高兴?”“他有什么好不高兴的?没有你祖父的帮助,他能成为首席教育官吗?白振阳的母亲第一次轻蔑地对0852和卢寅笑了笑,然后说:“对了,这几天我让白给你把后方调出来了。以他的实力,你一点都不担心。 白振阳一听,顿时笑了起来,但笑容中却有一丝愁云:“是啊,如果散叶师兄能帮我,那就太好了。我得请他帮我解决一个人。 ”——————PS PS: Flame在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上写了一个关于世界背景和高武体系的简要说明,大家可以看一下~其实这个所谓的高武真的比最强的狂兵高不了多少,而袁敬野只是为个人的实力找到了一个理论支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浪货你那里又湿又紧,一下又一下撞到最里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