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根一端粗一端细的木棒,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王兵在药池中度过了七天七夜,期间薛平一直守护着他,不时给王兵喂一些辅助药物。 但是这几天没有看到庆丰的任何迹象。王兵几次想问薛平清风,但都不好意思开口。毕竟庆丰是因为自己晕倒的。 第八天早上,盘腿坐在地上打坐的薛平睁开眼睛,看着睡在锅里舒舒服服的王兵,说:“好,你今天就可以出来了。” 王冰被薛平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吵醒,整个人战栗起来。他看着睡得很松的薛平,说:“好吧,不过师傅,要不要给我一件衣服?” 薛平没有说话,直接拿出了一套长衣服放在王冰的手上。王冰起身离开炒锅,打开薛平递给他的衣服。 王兵看了看面前的衣服。他的上身是一件深蓝色的长袍。长衫的颜色很简单,只有裙子上装饰了一圈深金色,而裤子是普通的黑色裤子。 王冰穿上衣服,惊喜地环顾四周,说:“哇,师父,你眼光真好。这件衣服很好看,穿在身上很舒服。” 薛平看着王兵。此时的王兵已经不是之前刚到山海於陵的愣头青了。因为练习,王冰原本勾住的背变得像松柏一样挺拔。 而且王冰的皮肤也变得更加有光泽,气质也有所提升。虽然他的长相并不出众,甚至不在帅鸟的名单上,但其他出去的人都知道他不是一个非凡的人。 薛平转身向外走去,漫不经心地喊道:“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王冰点点头,朝着薛平身后的大厅走去。 王冰和薛平来到大厅,看到一整桌香喷喷的饭菜。分配任务前一直在吃干粮的王兵,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跑向桌子,惊喜地说:“哇,这么多,谢谢你,老陈欣。” 陈欣轻声笑着说:“不,你饿了吗?快吃吧。” 王冰点点头,兴奋地坐在椅子上。正当他准备吃一顿大餐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王兵站在一旁,推开椅子,恭恭敬敬地对薛平说:“师父,请坐。”。 薛平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坐了下来。然后他喊道:“吃吧。”。 王兵开始吃饭,但是陈欣和薛平只是看着王兵吃饭,并没有动筷子。吃到一半的王兵看见了,问:“师父,你不吃吗?”陈欣笑着说:“没什么,这些本来是给你准备的。慢慢来,看看你脸上的油渍。” 陈欣拿出手帕,轻轻擦去王兵脸上的油渍。看着陈欣这时温柔善良的脸,王冰突然感到一阵温暖。他对陈欣的长辈微笑着说:“谢谢。”。 前辈陈欣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而王冰环视了一周却没有看到庆丰。他马上问:“清风去哪里了?”薛平愣了一下,没有回答,陈欣长老回答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看到我一大早就出去了,说要去收药,但是这么久了,她应该回来了。” 王冰看了一眼薛平,薛平没有说话,他脸上连一个表情都没有,所以即使有疑问,王冰也不再问了,只是埋头吃着面前的食物。 吃饱后,薛平把王兵叫进院子。他们面对面站着。薛平看着王兵,说道:“王兵会用尽全力攻击我。记住只能用纯体力,不能用龙源气。明白吗?”王兵点点头,摆好战斗姿势,铿锵有力地回答:“明白了。” 话音刚落,王兵右脚猛踩地面,直接冲向薛平。 薛平没有躲避,而是站在原地,伸出手掌,准备迎接王冰的攻击。 “砰” 王冰的拳头狠狠的打在了薛平的手掌上,但是他最好的进攻却被薛平的手掌轻松的挡住了,他能感觉到自己打的不是手掌,而是一座山,一座不可撼动的铁山。 薛平看着王兵,王兵一脸惊讶,尖锐地提醒他:“别停,继续,使出你所有的招式。” 王兵回来说:“有。” 然后王兵拉开距离,以极快的速度绕着薛平移动。找到合适的机会后,王冰把腿扫到薛平的背上。然而,当王冰的攻击击中薛平时,他发现他的腿没有击中薛平的背部。他的腿和薛平的背隔着一层薄薄的龙源气。这种对自己力量的精确控制让王冰大吃一惊。 然而,这激起了王兵的好胜心。他再次拉开距离,然后强攻薛平发,但这些攻击都被薛平薄薄的一层龙源气挡住了。 “砰” 王炳飞一脚后直接落地。他蜷着腿,把脚埋进地下,然后王炳飞像导弹一样轰隆一声冲了出去。他使出最厉害的一拳,对准了薛平胸前只想要1v1江赤秀的宝贝,而薛平看着他的嘴角,直接笑着掀开保温罩自己。龙源用身体使劲地承受着这一击。 “砰” 王兵的拳头重重地砸在薛平的胸口,强烈的冲击力扬起了地上的尘土。王冰看到自己的攻击竟然打在了薛平的胸口上,有点慌了,赶紧移开拳头说:“师傅,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你没事吧?”薛平看着王兵的嘴巴高高扬起,开始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打得好王兵,你真的没有让我失望,你的体力已经这么强了,我觉得很欣慰。” 平时不苟言笑的薛平,笑得那么爽朗,王兵一时反应不过来,看客陈欣走过来说:“王兵,你师父好久没这么高兴了,证明你做得很好。希望大家不要骄傲,继续加油。” 王兵点点头,薛平边走边说:“走吧,对你的培养还没结束。” 王冰点点头,跟着薛平。两个人来到了王兵以前练习过的山洞。薛平走到山洞深处,后面跟着王兵。他们没走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清澈的水池前。 望着这小小的深潭,王冰感受到了一股极其磅礴纯净的龙源。王兵惊讶地看着水池,问道:“师父,这是什么?”薛平解释说:“这个深潭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这些池子里蕴藏着整个灵岛峰最纯净的龙源气。你身体上的创伤不再严重。最致命的是宝宝1v1经脉中不属于你的极强龙源气。” 薛平提起这件事,王丙申怕他继续追问下去,但薛平说:“我不会问你这种力量是怎么来的。我只能警告你,不属于你的力量永远不会是你的,借来的力量是暂时的,所以我不会帮你突破卡在你经脉中的龙。你要靠自己。” 薛平一脸严肃地看着王兵,王兵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薛平的食指在王兵身上点了几下。王冰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惊讶地变化。他发现自己体内的龙源气只能进出,这让他有点不明所以。 薛平解释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掌握好你的战斗技巧,然后在这个深潭中吸收龙源气。记得每次吸收都要把身体填充到极限,然后压缩你的龙源气。重复三次,就能突破经脉堵塞的龙源气。” 王兵点点头,却突然问道:“那么,我的对手是谁?”薛平指了指身后的风貂,王冰转身望去,脸上流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脑海中那些不好的回忆像喷泉一样涌出。 然而,王冰深吸一口气,回答道:“可以,那就请前辈们多多指教。” 风貂不屑一笑,用猎物的眼神看着王兵。王兵打了个寒颤,无法想象接下来他会面临什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有一根一端粗一端细的木棒,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