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上你 酌青栀PO 母亲的桃花源早已

“你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这么神秘?”凌青玲紧紧握着匕首,眼里闪过一丝期待。如果她能查出彭于安的身份就太好了。 她总觉得彭于安不是那么简单,也许彭于安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也许是一个身份的存在。总之,凌青玲不相信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 “小姐,有人找你!”就在这时,管家也开口了凌庆玲。 听到这话,凌庆玲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什么事?”凌青玲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来找自己。 此刻,凌庆玲没有那么多心思纠结这些。藏好匕首后,她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我一来到客厅,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胖子。 凌庆玲很了解刘胖子。 这家伙名声一直不好,他是个坏人。 正是那只被对方臭名昭著的贵族舔过的狗,利用了她的极度宠爱,为所欲为。 偏偏贵人跟凌庆龄背后的人有关系,所以凌庆龄不擅长卖对方的面子。 “没想到你在家。 ”胖子笑眯眯的看着凌庆玲,上下对望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渴望。 这种不谨慎的眼神让凌庆玲觉得很不满意。 凌青玲终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眼神冷漠地看着对方。 “别;这次我也有重要的事情要问。 ”刘胖子心里当然清楚,对方是一个强大的杀手,所以,请求凌庆玲出手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我能为你说的是,没有必要在这里搪塞。 ”凌庆玲心中大概猜到了一些东西。 “我要你帮助我,杀死一个野人,并为自然不需要对我客气的东西付出代价。 ”听完这句话,凌庆玲心中冷笑,到目前为止,要塞中所有的野人们都已经被罗那边的抢走了,而剩下的唯一野人们可能就是彭于安了。 凌庆玲是个聪明人,对方的话已经让她想起了彭于安。 “那个人叫彭于安,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在要塞里呆得这么猖狂。我会向这里的贵族报告情况,但我希望你多出手,帮我绑彭于安。 ”“我想亲自解决这个家伙。 ”刘胖子的表情极其狰狞。在他眼里,彭于安似乎只是个贱命,他敢三番五次挑衅自己。 虽然他的侄子平日里有点沉默寡言,但他从来没有做过坏事。 再加上不知道侄子和彭裕安之间的事情,彭裕安莫名其妙地把矛头对准了自己的侄子,自言自语很清楚。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变得越来越愤怒。 明明他放过了彭于安,但彭于安必须继续找自己的麻烦。 一想到这,他心里就觉得很生气。 “我希望你尽快把它完成。钱不是问题。 ”刘胖子有些渴望的看着凌庆玲,他知道一旦凌庆玲出马,那么整件事情就可以轻松搞定。 “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凌庆玲耸了耸肩,眼底带着一丝不屑。 “彭于安,一个蛮荒之人,能够活到现在,证明他拥有极其强大的技能,而且他绝不会是任何一个普通人,还有可能是罗的贵人。 “凌青凌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想出手,但是他担心刘这个死要疯的胖子,改变不了他的可交换性,所以他会去找其他杀手帮忙。 因此,凌庆玲决定故意说点什么吓唬对方,让他不敢开枪打彭于安。 听到凌庆玲的话,刘胖子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他们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 虽然对方的这个分析有些难听,但必须说是非常真实的。 刘胖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他以前一直头晕,根本没想过。 现在经过凌庆玲的提醒,他算是彻底冷静下来了。 这些话在寒冷的天气里像冷水一样浇在他的头上,他的心情变得特别沉重。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对付彭裕安?”刘胖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此刻,他只想彻底对付彭于安,不想彭于安从自己手中逃脱。 “你想对付他那还是有点难度的,这家伙的实力不容小觑,再加上原本就是贵族身边的宠儿,你现在想对付他,那是自找的。 ”凌庆玲淡然说道,眼底带着一丝调侃,但是胖子并没有看出对方的态度。 他一直是一个极其愚蠢的人,很难看出别人的想法。 “既然这样,那你就得给我想个办法。你能让彭裕安随意欺负我吗?至少我是贵族身边的人,我代表一个大贵族。 “这家伙不可能丢我们贵族的脸。 ”刘胖子的话冠冕堂皇,听了这话后凌庆玲只觉得好笑。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办法帮你对付彭于安,但是你可以考虑和那边的贵族谈判,把人渣肉车伪装起来,看看有没有贵族愿意听你的。 ”说完这话,凌庆玲直接转身就走,这一次凌庆玲的态度很明确,直接和对方说清楚,绝对不想得罪彭于安。 感受着凌青玲的麻木不仁,这一刻,刘胖子的眼里也带着一丝愤怒。他决定接下来一定要告诉凌庆玲的家人,至少让对方知道凌庆玲是个连野人们都招惹不了的胆小鬼。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了,彭于安。我会自己做。 ”刘胖子笑了笑,不过大家都看得出来,刘胖子的脸色并不好看。 “废物。 ”凌庆玲突然停下脚步,很是淡然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刘胖子有些惊讶的皱起了眉头,好像他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辱骂自己。 “凌庆玲什么意思?再说一遍,我身后的贵人和你父母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所以你不会这么狂妄的羞辱我。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我要上你 酌青栀PO 母亲的桃花源早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