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就这样,黑鬃马和小二签订了主仆契约,获得契约兽的小二心情大好,放过了第七天的下午。 之后,小二带着黑鬃马四处冒险,但自始至终,小二并没有把黑鬃马当成伙伴,而是把它当成野兽和仆人。当他遇到危险时,他让黑鬃马走在前面,他获得的利益从来没有给过黑鬃马。有时,他骑着黑鬃马走上千里,不给它吃的。 可怜的黑鬃马被小二如此折磨虐待。只有中午回到萧家,有了人照顾,他才会好受一点。 这一天持续了两年,黑鬃马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实力大不如前。这时,小二厌倦了黑鬃马,想与黑鬃马解除契约关系,寻找更强更好的契约兽。 要知道,合同一旦签订,就必须终身有效。强行解除对身为主人的小二没有影响,但是身为仆人的黑鬃马会遇到剧烈的自我攻击,很有可能一辈子跑不动。 但是小二不在乎黑鬃马的感觉。在他看来,黑鬃马只是一种野兽,所以他根本不需要考虑它的感受,只要他舒服就行。 就这样,小二又带着一匹黑鬃马回到了家里,正要请父亲帮他解约。 一直很温顺的黑鬃马暴起,又爆发出浓浓的黑气,黝黑的前腿变得很粗,狠狠地踢向小二。 积蓄已久的小云和小在第二章交换了长久以来的不满,这时候才被释放。小二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黑鬃马直接踢死了!小二死后,黑鬃马也遭受了契约之力,损失惨重,痛苦地倒在地上,不断吐血,奄奄一息。 萧的家人在他们的周围接连发出一声尖叫,但萧的死是无法挽回的。一怒之下,萧的家人正准备将那匹奄奄一息的黑鬃马交出来。这时,一个人突然站了出来。那是下午的第七天!午七正好站在黑鬃马面前,和萧嘉的师父肖伟对质。 “第七天下午,这里没有你的东西。赶紧回你的动物棚去!”萧毁怒吼道: 中午,他一点也不想让步。看着肖伟,说道:“族长,黑原兄攻击二少爷,是因为二少爷这两年一直虐待欺负他,他受不了。请族长饶了黑元兄。 \”小蜜握紧拳头,咬紧牙关。\”这只野兽被我儿子虐待是我的荣幸!它不知道感恩害死了我儿子,你想让我原谅它。 作为萧家的人,你非但没有替我死去的孩子说话,还替一只动物说话。我觉得你活腻了!”“来吧!中午把我锁起来!”“是的!”萧所在的执法队立即将午七拖走。 毕竟七只是一个驯兽师,实力自然不如执法队,只能被执法队无情拖走!“不!不要这样,宗主,黑原兄。他是无辜的。请让他走吧。求求你!”“它只有最后一口气,请让它安静地离去,请不要剥夺它最后的力量!”…….午七绝望地大喊,萧却把午七的话毁了,也不理会。他一挥手,直接拍死了那匹黑鬃马!“不!!\”第七天的下午,我痛苦地哭了出来,心里感到极度绝望,却又极度无力。 为什么呢?黑元哥快死了,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剥夺他活着的自由?最后,让他没有自由死去?为什么呢?为什么人类这么虚伪恶心?为什么人类不能平等对待其他生物?为什么呢?…….最后,小莫终究没有杀死正午七号,而是弄断了他的腹部,摘下了他的手脚和筋肉,让他一辈子都是一个普通人。然后他把它扔回动物棚,让它继续当动物驯兽师。 亲眼看着黑鬃马死去后,中午对生活没有了希望,每天活得像行尸走肉。 这一天,是下午的第七天,他躺在椅子上,两眼无神地盯着天空空。 突然,一对黑人打手出现在他面前,一个柔和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你想杀人,是不是?”听到这个声音后,吴琪没有站起来,而是板着脸说:“你是妓女吧?”双手颤抖了两下,显然有些惊讶。 “是的,我真的是银燕宗的人。 “下午第七天翻身,闭上眼睛说:“你走吧,我在考虑杀人,我再也不加入你的银燕教了。你的银燕教比大多数人都要差。 “但至少,我们不会虐待其他生物,对吧?”听到7月1日,我忍不住睁开眼睛。他还真没听说过尹杀害其他生物。他们似乎只杀人类。 “杀死兄弟姐妹比杀死其他生物更不可原谅。 “中午七点。 “世人总说我们是无辜的人,但其实这是对我们情色人的误解。我们不是简单地杀人,而是有目的地杀人。我没杀的人都是该死的人,不是无辜的人…比如小蜜,像他这样的人,你觉得你应该活下去吗?”七个人先是一愣,然后摇摇头。 “你看,即使你承认像他这样的人不应该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像肖伟这样的人,他们是邪恶的,但是他们仍然可以在阳光下生活得很好,所以我们只能躲在阴影里。 我们就是杀了这种人。 \”吴琪翻了个身,看了看手.\”真的吗?”“当然是真的……这个世界上该死的人太多了,不是吗?”第七天下午,沉默片刻后,他点了点头说:“你说得对。有些人真的该死,不值得为之而死!”“既然如此,就加入我们吧,让我们杀死这个世界上所有该死的人,然后创造一个绝对平等和绝对自由的世界!”“自由世界…”第七天下午喃喃地说,然后伸出手抓住了黑暗的野兽。 从那时起,第七天的下午就成了妓女,走上了杀人的道路。 …….第七和第四个中午的意识逐渐被拉回现实,他们的身体已经完全消失,剩余的意识在白芒中逐渐消失。 “这个世界上,该死的人真的太多了…不幸的是,我不能杀光他们…我希望…将来有人能创造一个真正自由的世界……”终于,终于,两人的意识终于随着白芒彻底消失了。 …….很长一段时间,在一堆巨大石头的废墟中,几个微小的尘粒从上面缓缓落下,但在它们落到地面之前,它们随风飘散。 “切……”坚硬的巨石开始微微晃动,石头表面的灰尘开始抖落。 “喀拉拉邦……”巨石摇晃得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多的灰尘像雪花一样落下。 突然!\”隆隆声…\”只听一声大吼,那堆高10米的巨大石块轰然倒塌,引起一阵尘土。 “咳咳咳咳……”频繁的咳嗽声在尘土中响起,当尘土落下时,暴露了四个人,分别是徐慧然、罗、刘敬梅、!这时,刘敬梅和王建书躺在地上,全身多处骨折,腹部严重受损。幸运的是,他们没有死。虽然他们的心跳很弱,但他们还活着!远在元球落下之前,徐慧然和罗就将昏迷的刘景美和抬了起来,放出了仅剩的魔法面具,只为活命。 缓缓抬起头,徐慧然和罗闭上了眼睛,感觉不到两个阴延宗弟子的魔性波动,同时也感觉不到和晶莹的存在,意味着两人和两个阴延宗一起被元球之光吞噬了。 当时两人只觉得鼻子一酸。虽然他们有幸杀死了宗的两个弟子,但代价是两死四伤。其中两人受了重伤。他们能否得救还是个问题。这样的代价对于玉门宗来说太大了。 深吸一口气,他们设法冷静下来,看着刘敬梅和王建书,他们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他们慢慢蹲下,开始治疗伤口。 …….在魔法的不断滋养下,刘敬梅和王建书的脸渐渐变得血肉模糊,呼吸也变得温柔起来。最后,他们同时慢慢睁开了眼睛。 “那太好了!景美姐姐,健叔学长,你终于醒了。 ”两人有些狼狈的看着许烧着灰和跑过来,眼神中充满了迷茫。 “冉彦,是吗…成功?”刘敬梅问道 罗燕跑过去握住刘晶美丽的手,用力点点头,“成功了!而且我们成功消灭了情色派的两个弟子。 王建书环顾四周,问:“吴象和京英在哪里?”“来了武学头领和敬映雪姐,为了牵制住这两个银燕弟子,他们自己……”许慧然的话一下子口述出了恩爱爽口的细节,他无法多说,但即使没有说出来,大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沉默,四个人都在沉默,两行晶莹的泪水从四个人的眼角滑落。 吴象和京英作为队里年纪最大的弟子,一直是队里的骨干,照顾着四个人。虽然吴象平时有点凶,但他总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靓颖总是像温柔的大姐姐一样照顾四个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