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但是苏亮的房子在这里,她几乎憋不住了,就和他在一起…不过,仔细想想,好像挺刺激的。 王瞳看着他去洗手间,脸上的笑容无法停止,所以他不应该离开。 当陈仲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王瞳忍不住身上的阵阵睡衣睡熟了。 陈仲走过去给她盖好被子,她漆黑的眼睛里充满了无法关闭的爱。 王瞳睡得很香。当陈仲躺下时,王瞳醒了。看着陈仲的侧脸,王彤笑了。 “快点睡吧,别傻笑了。 ”“很好。 ”闭上眼睛,刚准备睡觉,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刻的平静。 这么晚了,有人敲门?陈仲眉头一皱,看向了王瞳。 后者一脸无辜,连忙远了头,“可能是敲错了,不用麻烦了。 ”结果,门外的敲门声继续着。显然,这不是一个错误。 陈仲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王瞳也坐了起来,看起来有点生气,她不知道谁会在半夜敲她的门。 看着陈仲的脸,王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去看看。 ”说话间,陈仲已经光着上身,下床,“我这就去。 ”打开灯,陈仲走到玄关,透过猫眼看到外面的人,难得的愣住了。 他是怎么来到王瞳的?陈仲脸色不太好,就不去管他了。他走进房间,直视着王瞳。 “外面那个人怎么了?500篇短篇小说,推荐污秽多肉?”“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王瞳有点笨,敲门声还在,但没有两声就没起作用。下一秒,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王瞳在手机上看到了来电显示。是李静。 王瞳站在那里,她没想到他会在半夜来找她。王瞳也很愚蠢。 陈仲直勾勾地看着王瞳,而王瞳没敢接电话。他只能不停地打电话。 李静站在门外,有点气急,没开门的时候也没接电话。 “王瞳!王瞳!”李静隔着门喊着王瞳的名字,尽管没用。 “你喊什么?太吵了!”隔壁的居民打开门,冲着李静大喊。 李静回头看了看那个人,在王瞳家门口站了一会儿,心想她应该睡着了。 有些人离开时没有得到信任。 给王瞳发了几条信息,然后开车走了。 在房间里 “你听我解释,他是他是……”王瞳的话到了嘴边,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是谁?”陈仲平静地看着她,看她怎么解释。 现在是十一点,甚至有人来看她。关键是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兄弟。 想来,李静应该不知道做错了一道题而在下面插了一笔,王瞳与自己的关系。 王瞳看到了他的眼睛。 两人的目光在空相遇,王瞳显得有些尴尬。她不知道如何解释为什么李静在她家门口。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陈仲轻轻叹了口气。“算了。 “他和他最喜欢的人是什么实力。 过来走到床边躺下,给王瞳盖好被子。“嗯,睡吧。 ”王瞳看着他的侧脸,闭上了眼睛,这样他就不会问了吗?也不生气?不应该的。 想着,王瞳的眼睛在打架,他忍不住想睡觉,所以他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王彤睁开眼睛,看到了陈仲的侧脸。 王瞳偷偷笑了笑,然后兴奋地在床上滚了两下。就这样,她拉伤了脚踝。 “痛,痛……”陈仲被她的声音吵醒了。她说疼的时候,赶紧坐起来问她:“怎么了?哪里疼?”“我拉伤了脚踝。 ”陈仲不由分说的抱起王瞳,走出门去。 到了医院后,我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整,医生跟我说了两句。陈送她回家。 “你准备好了我来接你!”又呆了一会儿,陈仲才离开。 …….当陈仲到达我的老房子时,陈袁晶正在喝茶下棋。当他看到陈仲回来时,他拦住了他。 “跟我下棋一会儿。 ”陈仲没说什么,过去坐下,棋局复位,孙晔两个开始打架。 最终,陈赢了,但陈仲并没有太在意。 但是,陈袁晶的话让陈仲不高兴。“你也变老了。是时候考虑结婚生子了。 ”陈仲剑眉一挑。 王瞳的身影立刻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他的妻子只能是她。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所以陈仲推脱道,“放心吧。 ”陈已经习惯了他的这副模样,也没有再多话。反正他已经安排好了。这时候,有必要让两个人直接见面。 陈仲回到房间,不到一会儿,有人敲门。 进来的是他在家里的眼睛。 “主人,他最近想过给你安排一次相亲。 “是谁?”听完之后,陈仲让他出去,起身站在窗前,眼睛深邃如池。 …….在公寓里,王瞳正在玩她的手机。当她敲门想起来的时候,王瞳没有多想,于是她让苏亮给她姑姑开门。 没想到进来的是李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三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