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交换疯狂的交换,老板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

顾云飞说:“如果杀人过程这么简单,地上的血刀和墙上的血斑怎么办?顾哲熙说,父亲除了胸部没有受伤。我们三个让你解释刀是凶手父亲反抗时留下的血。 罗飞说:“但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 至于墙上的血斑,如果你父亲摔倒前正对着墙,有可能会把血斑喷到墙上。 ”顾哲熙说:“现场没有打斗痕迹。我感觉父亲去世的时候就像是要倒下去睡觉,因为床很整洁,没有乱的迹象。 罗飞说:“不过,柘溪说你父亲摔倒的时候脚正对着入口门,也就是说你父亲的胸部当时没有对着墙,墙上的血迹是个谜,这也是我们接下来要继续调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血迹不会是柘溪父亲的。 ”顾云飞说:“可惜血被清洗了,否则,按照现代技术,很快就能鉴定出墙上的血是否属于柘溪的父亲。 ”罗菲说,“当时来到现场的警察就应该这么做!”顾哲熙说,“警方认为这个房间里所有的血都是我父亲的,所以没有那样处理。 ”罗菲说,“应该是一个粗心的警察,或者他没有花任何时间去猜测谋杀现场的怪事。 ”顾哲熙说:“三个警察来了,给我的印象是他们好像不擅长这种推理。 “——很多人不擅长!”罗飞说:“现在,回到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凶手留下的卡片,你在哪里找到了上面写着字的卡片?”顾哲熙说:“凶手应该把写好的卡片放在我父亲旁边。估计是被窗风吹到地上的。我在地毯上找到了卡片,离双刃刀不远。 ”罗飞说,“‘嗨,梅里先生,天堂见。’你说这些是你写的。你看到笔迹是一个男人写的吗?还是女人写的?”顾哲熙说,“我看不见。当我看到父亲突然去世时,我很难过。我根本不在乎这些细节。 卡片也被警察拿走了。 ”罗菲说,“警察对这张卡怎么说?”顾哲熙说,“没什么。 ”罗飞在打扫干净的地毯上挪动了一小步,低着头沉思了一下。 顾云飞看着他思考时紧绷的脸,问道:“你在想卡片上的字吗?什么意思?”罗飞说:“这张牌上的字值得研究。 ”顾哲熙说:“从字面上看,凶手的意思是他杀了我父亲,那么他自己也会死,他们会在天堂相遇。 顾云飞说:“我和顾哲熙有同样的想法。 罗飞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很久才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凶手杀了哲熙的父亲,他会自杀,然后他们在天堂相遇。 我的理论是凶手试图陷害你失踪的母亲。 ”两个志同道合的人看着水果,把它吸了出来。他们不明白罗菲说的话。 顾哲熙说:“我们不明白你的意思。 ”罗飞说,“哲Xi,你得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父亲资本雄厚,应该对女人很有吸引力。你父亲也会喜欢不同的女人。说清楚,你爸爸会背着你妈妈出去找女人吗?会不会是沾花惹草?”顾哲熙说,“父亲给我的印象是一个绅士,对女人很细心。 顾云飞说:“哲Xi,如果你不喜欢,你爸爸一定会在儿子面前做一个谦谦君子的形象,让他给儿子树立一个好榜样,达到教育好你的目的。 ”顾哲熙微微点头,说:“我偶尔也听到一些爸爸在外面很浪漫,让妈妈很伤心的事情。 罗飞说:“如果你父亲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浪漫的绅士,那是有道理的。 你母亲的失踪应该和凶手有关。凶手杀了你父亲后,为了让人误以为你母亲受不了你父亲的浪漫情怀,一时冲动杀了你父亲,在卡片上留下了文字。然后,留下卡片上的字后,他藏在那里自杀了,去天堂见你的父亲。 如果这是凶手的目的,我觉得方法有点笨拙!顾哲熙说:“关于这张卡上的字,有小媒体报道出来好像你猜到了。 但是我妈妈现在怎么样了?我真的很担心她的安全。 ”罗飞说:“你妈妈最有可能被凶手控制。 如果你想得更糟,她可能已经死了。 追捕你的人可能就是杀害你父亲的人。 凶手不仅想杀你父亲,还想杀你,当然也不会放过你母亲。 ”顾哲熙听到他这样说,不禁打了一个寒战!顾哲熙颤抖着问:“我哥哥顾太林会有危险吗?他是我父亲的养子,也是我们家的一员。 ”罗菲说,“就你哥哥目前这么冷静沉着,不会有什么危险,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遇到过被你追这样危险的事情。 顾云飞说:“可能是柘溪的哥哥是家里的干儿子,所以没有遇到坏人的追击,也没有遇到其他危险。 我的意思是,凶手根本没有把哲熙的哥哥当成家人。 ”罗飞靠在窗户上,右手手指毫无节奏地敲着窗户,并没有回答顾云飞的话。 他看见顾太林从游泳池向这边的草坪走来。看到他焦急的脚步,似乎并不是饭后悠闲的散步。 他会找到合适的机会和这个神秘的家族养子好好谈谈。 罗飞转过身,看着顾哲熙说:“哲熙,你还说你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个女人的香烟,但是你家的人不抽烟,女人连烟都不抽。是这样吗?”顾哲熙说:“是的,雇主和管家的生活习惯也很好,平时不抽烟不喝酒。“我不抽烟,所以不知道香烟的牌子。女子的香烟叫‘天使’,身体细长黝黑。 罗菲说:“什么牌子的烟对我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说你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证据。当警察来收集证据时,他们没有看到这支香烟。你回头看的时候没发现。你问管家和雇主你没看到这支烟。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最爽的交换疯狂的交换,老板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