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暴伦500篇,洞里的珠子一颗一颗被扯出

华州正要提议:“到此为止,比赛结束!”谁知道话还没出口,一个苗姑娘就跳了起来。 这个叫龙的女孩非常漂亮,尤其是她的大眼睛,非常迷人,看起来会说话!她是龙德云的表妹。上山后,赵庆新和陈颖一直陪着她。刚才,他们在一起。 千千握着拳头笑了笑:“华哥,我妹妹也想跟你比一比,看看谁的拳脚好!”明州看着赵庆新和陈颖,却见他们低头说话。她别无选择,只好抱拳答道:“我还是等会儿问问龙姐姐吧。 ”龙说,“未来就是未来。看来华哥看不上妹妹,不想和我比!”华州回答,“不,不…这些字在哪里?只是…\”龙千千睁大眼睛直盯着华明洲,笑了.\”华哥怕我吗?那你在台上三次叫我‘好姑娘’,我就不跟你争了。 ”年轻的男女观众听了,一片起哄。 明州很尴尬,又转头看着赵庆新和陈颖。我看到他们还在开玩笑,假装不在乎。似乎指望不上他们上来救局,只好握着拳头说:“那就看看龙姐姐的武功吧!”千千听了,高兴地笑了。“请对华哥手下留情!”千千身上戴着很多银色的饰物,这让她在移动的时候神魂颠倒。饶是长得漂亮,但是她的拳头和拳法都不是很好。她能对付三五个普通人,但如果和武林高手斗,十招之内就倒了。 华州拆解了她十多招,心想:“你这么快打她,她会让人笑的。”我怕她不高兴,如果她只是不攻击的话!”于是,左右移动三四十下后,华明洲拿了个空的空档,对着龙的左肩打了一拳“黑心”。 其实这一拳本来是想打对方心脏的,但是龙是个女人,她的心脏是关键点,所以他改打她的左肩,这一拳看似很厉害,但是力量很小。 但是龙并不知道华明洲诡计的危险性。他肩膀挨了一拳,却没有退缩,左右勾拳夺下了华明洲的太阳穴。 华州边退边逃,一只手抓住龙的胳膊肘,顺势向前,另一只手甩开她的后背,同时伸脚绊倒。 华明洲的绝招是抓、摔、掌技术的结合。如果龙被抓住,他会立即摔倒在地,背部会受伤,但脊柱会被切断,导致偏瘫。幸运的是,华明洲没有费多大力气,暂时改成轻轻按在她的背上,这样她就可以踉跄几步,然后站着不动。 千千转身继续战斗,甚至还输了几招。 这个时候,她本应该打退堂鼓,但她却拒绝认输,她的作文完全乱了套。她连华明洲的衣角都没碰就打了几拳,却被他随手带走了。 龙见拳头没用,就变踢,一下子踢到了华明洲的另一边。 华州用手抓住龙的脚踝。 长千千站不稳,所以她急着收回脚。华明洲的手不硬,她立刻挣脱了。 千千原本脚踝上戴着一条银链,链上挂着一个小铃铛。当他把脚拉回来时,链子断到了华明洲的手里。 华州用了针灸的手法,轻轻点了龙手臂上的几个穴位,然后用一只小握着的手克制住了她。 千千的穴道很尖,双臂无力,但几经挣扎,他还是没有力气,只好认输。华明洲为她解开了穴位。然而,虽然她输了,但她充满了喜悦。华明洲刚要把银链还给她,她却先跳下了舞台。 一场比赛在这里结束。虽然龙千千是输家,但她似乎比赢了还开心。她带着赵清心和陈颖,向我保证我只会在外面搓和笑。 虽然他们在一起还不到一天,但他们已经互相熟悉,并与他们的姐妹相称。 …….午饭后,赵庆新和陈颖回到房间打了个盹,然后来到龙。他们一进门,就看到她坐在窗边,迷迷糊糊地盯着窗外。 我龙千千此时正焦急万分,又喜又悲,忍不住已经在窗前坐了很久,浑然不知有人来访,赵清心和陈颖见状,难免取笑她。 看到赵庆新和陈颖来了,他们又取笑他们了。龙千千早已放下心来,说起了比赛中她脚上的银牌落入华明洲手中的事。她突然问:“你觉得华哥喜欢我吗?”这个问题震惊了赵庆新和陈颖!他们知道苗族妇女敢于不做作地爱恨情仇。与受伦理道德影响的汉族女性不同,她们委婉含蓄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总是把爱埋在心里,不肯轻易表露出来。大多数年轻的苗族男女都是先自由恋爱,然后结婚。他们不受“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束缚,不重视彩礼,不重视门当户对。所以大部分苗族妇女心中并不隐藏自己喜欢的人。 定了定神,赵庆新先笑了:“这我们怎么知道?你应该自己问他!”陈颖笑着跟在后面:“你是不是先喜欢上别人了?”苗族妇女虽然敢爱敢恨,但终究会害羞尴尬。龙千千的脸涨得通红,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喜欢他。 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天。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唇不是最帅最漂亮的,但却很有魅力。我就是喜欢他们。 尤其是他在笑的时候,眼角非常的动人。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被他迷住了!”赵庆新说,“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你怎么这么快就爱上他了?除了这些,他还有什么好?”龙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一个人让我这么喜欢呢?他的笑容像一只可恶的虫子。当我看着它的时候,它飞进我的眼睛,爬进我的心脏,然后在里面钻来钻去,让人感觉不舒服或者不舒服!“喜欢一个人很容易,但忘记一个人却很难,尤其是当你对他一见钟情的时候。也许以后龙心里会接受别人,但会有一个小角落被华明洲的影子占据。 第一次听到这么有趣贴切的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赵庆新和陈颖先是听了一会,然后互相照应,忍不住笑了!陈岔了话,弯着腰直叫哎哟,赵青欣帮她揉了揉肚子。 赵庆新搂着龙的肩膀笑着说:“不过你知道那是他的错。他经常以嬉皮士的方式微笑,他总是喜欢在什么都不发生的时候让人发笑。”。 你一喜欢他就疯了吗?另外,你只喜欢他的外表。你怎么知道他是否值得你喜欢?”龙千千正色说道,“我喜欢他是因为我知道年轻女人的老婆系列。只要你对他好三分,他就会对你好七分。我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说着,反过来直盯着赵庆新,很认真地道:“你不也喜欢他吗?但是我觉得他很喜欢你。 我也不想抢你。如果他不喜欢我,我也希望你们能在一起。 ”这一说赵青欣的脸就红了,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虽然千千很简单,但他也很聪明。所以,相处不到一天,就已经看透了华明洲和赵庆新之间微妙的关系。 陈颖笑着说:“华哥的想法我们已经知道了。赵姐姐故意把他晾在一边。 况且我们这些行走江湖的人,都是岌岌可危,说不准哪天就丢了性命。我们只能等到未来。 ”龙千千说,“如果我不在乎那么多,和一个我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值得的。 况且,正是因为世事难料,所以我们要珍惜彼此的每一天!赵庆新冷笑道:“其实和你一样,他也很粘人。我认为如果你们两个在一起,你不需要绑一根绳子。恐怕麦芽糖和蜂蜜混在一起就分不开了,我也不想分开。甜得要死!”龙千千说:“等你累了再说吧。你怎么知道不粘着他会累?”赵青欣突然觉得这两句话有点恶心,她不禁脸一热。她以前说过这样的话吗?然后他笑着说:“你感到羞耻吗?你现在在说这样的话吗?我不这么认为。我看着他就恶心!”其实她的师父慈海神尼虽然吃得快,念得佛,但并不迂腐。女孩子恋爱是人之常情。她有时会给赵青欣讲述自己的青春。每当她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脸上也会露出少女般的笑容,但赵青欣却不好意思多问。 当赵庆新告诉千千的时候,他不禁两腮发烫。他拉着赵庆新的手苦苦哀求:“好姐姐,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你第一次见到华哥是什么感觉?”赵庆新说:“没什么好说的。我从来没有认真想过。 ”龙一把抓住赵庆新的手,摇了摇:“不,不,我说的一切,你都要谈一谈!”赵庆新忍不住说,“我们是在泰山武林大会上认识的。 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我没有多想。我只是觉得这个人很讨厌。我迫不及待地把他捧在手里,像揉面团一样揉来揉去,才松了口气。但是我觉得这个人很面熟,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他了!”千千不禁长叹了一声没错,不是朋友不聚。看来你们的缘分是上辈子培养出来的,这辈子注定要在一起!”赵庆新笑着说,“这是什么说法?你说得好像仙女打碎了东西。 我原本以为我会用一生的时间用绿灯侠守护古佛,但在师父去世之前,我必须行走江湖,否则我谁也不认识。 ”这时,她突然想起师父临死前说过,她的佛的命运将会耗尽,她不禁暗暗说:“师父是不是已经知道我的爱还未了,要我去红尘劫?她老人家临死前给了我四句话,她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说只要她记在心里,将来就知道自己的归宿。 龙千千道:“我若能像你这般武功,便可随你行走江湖了!陈英安慰道:“龙姐姐这么可爱的人,却怕找不到丈夫?只是命运还没有到来。 ”龙千千笑着说:“你也找到了你的,这样你就可以安慰人了。 听她谈了自己和萧也的事,陈颖连连摆手说:“我再也不敢和你说话了!”千千又道:“你说华哥拿了我脚上的链子。你是要还给我,还是偷偷留下?”陈颖说:“这个我不知道。 赵庆新笑着说:“我看他不敢还,也不好意思自己带回来。他可能会向陈英的姐姐求助。 陈英一听,急忙挥挥手说:“我不想帮你这个忙。我想亲自还给他。 赵庆新一听,心里说:“他只是需要彻底躲闪。为什么要抓人家的脚?她还从脚上取下了链子。是故意的,还是来不及退?以后还会还吗?”但是,她不是出于嫉妒才这么想的,而是觉得命运注定,她害怕上帝会让人受到伤害。她担心的是:“一个对落花感兴趣,一个冷酷无情。 龙姐姐的心那么晶莹,他又那么惹人爱,是不是伤透了她的心?但与此同时,她有一种预感:“这是有原因的。既然有了征兆,就说明他们将来会有一段恋情!”千千问陈颖:“你给过对方爱情礼物吗?”陈英笑着说:“我们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有你有小心思在那里思考!我觉得你不想退掉链子。华哥要退就不要收,就当是对他的承诺。 ”龙千千一听,上前撕扯陈颖的嘴,而陈颖则顺势挠了挠她的腋下。然而,龙千千却打不过它,而是转身扑进赵清心的怀里躲了起来,但他却被赵清心一把抓住,直到她再三求饶,而赵清心和陈映芳才停下来。 龙千千道:“你们两个是欺软怕硬的,偏袒你妹妹。帮助她而不是帮助我!”陈英眨眨眼说:“我们欺负你是因为我们看你可爱!”赵庆新拨弄着龙肩上的长发说:“据说女孩子怕痒会伤人。我看你大哥华以后会让你当疼娃的!”千千翻着白眼说:“如果不是为了你,他不会和我说话!”赵庆新笑着说:“要不是我的面子,说不定他早就勾搭上你了!”所以,房间里的三个女人有说有笑,有的时候玩,自然乐在其中!…….下午黑石村突然又热闹起来,说有个苏州林公子发帖求见龙达寨主。 按说,这两家人远在千里之外,互不相识。龙德云拒绝搭理是自然的,但是林公子的手真的很大。除了两箱金银珠宝和稀世珍宝,还有两箱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如果只有这些礼物有价值,黑石村的大门想进也未必能进。但是,林公子真的很了不起,他的四个随从都很有气势,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绝非等闲之辈。四从皆如此,名门望族子弟未必有他的风范。由此可见,林公子的来头真的不小!既然是大事,不仅是龙德云自己,村里的其他江湖人也不知道林公子是哪个人。毕竟苏州不小,林姓也不少。 而且两地相隔千里。这个林公子是怎么来到湘西的?但是,人既然作风不小,为人大方,不管目的是什么,都要给别人留点面子,所以暂时还是不要断然拒绝为好。 因此,龙德云听了大门口警卫的汇报后,决定由孙善基来接手第一次接待,并探究对方的细节。于是孙善基安排在前宅的一个大堂接待所谓的林公子。 见面时,我看到了五官清秀的林公子,他的脸像皇冠上的玉,他的嘴唇像珍珠,还有他高贵的气质,优雅的举止和谦逊的话语。的确,他有著名儿童的独特风范,所以他不能作弊!孙善基阅人无数,看到林公子这个样子,心里还是很惊讶,不敢怠慢。 在互相客套并简单表明身份后,双方各就各位,话题步入正轨。 孙善基先抱歉地说,“林公子远道而来。可惜的是,龙达寨主碰巧出了点事,所以他无法亲自接待林公子。太无礼了!”林公子道:“我儿正巧路过你处,特意备了些礼物,上山求见主龙达,没想到却见了。 ”孙善基说,“可惜林公子来晚了一步。龙达城主今天早上刚出门。不知林公子为何要求见龙达寨主?林公子道:“久闻龙达大师结交大英雄,以大志著称。我儿子很崇拜他,就上山和他交朋友。 ”孙善基笑着说,“黑石村地处偏僻,一个小寨子容不下多少生机和活力。它比不上苏州的繁华和繁华。林公子受到高度赞扬!”林公子说:“山不高,但神仙有名;水不深,龙才是灵!黑石村由龙达·卡斯特兰领导。虽然地处深山,但也是繁华兴盛。放眼江湖,简直可以和任何一个大帮派相提并论!孙善基心想:“这和王、华明洲说的差不多。看来黑石村引来不少风是必然的!”然后他在人行道上说,“因为山高路远,黑石村与外界交流非常不方便。我们很少涉足江湖,对江湖的了解也很少。所以我们无知,不了解武林现状,更不了解林公子家的水平。真是可笑!”林公子说道,“孙副寨主的话可不好!龙寨主是于渊、龙潜,他的野心在天上。有什么理由视而不见?如今,正是蜻蜓九天大的时候。黑石村真的不想和高尚正派的人竞争,龙达寨主真的想成为池中之物吗? ”孙善基连忙打断道:“我不知道林公子的话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们真的杀了我们龙达寨主。将来我们应该把他们留在别人面前!林公子冷笑道:“昨夜你才从广益会接了王等人到黑石村来。\”。孙的副寨主今天为什么要作弊?除非他是聋子?黑石村现在名声大噪,但凡有风吹草动,江湖上无人不知!”孙善基听到这里,脸色连续变了。最后,他平静地说:“林公子聪明绝顶。我怎么敢作弊?黑石村无意留在江湖,但也不可能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只是广义的上山问题,和林公子有什么关系?况且王等人广义上是侠客,黑石村肯定会欢迎他们。反而,听林公子的语气,好像他是来兴师问罪的!”林公子听后脸色连变,似乎有点生气,嘴里却淡淡地说,“看来孙寨主副还是看不起我们林家,认为我们送礼太少了?”孙善基冷笑道:“我们不认识林公子的家人和老师。我们怎么敢冒昧?你只以‘苏州林公子’的名义见面,似乎故意隐瞒真实身份,我也不好问。 \”林公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道.\”所以,龙达寨主一定以为他儿子来历不明,别有用心,不敢和我交朋友?”孙善基听完笑了笑,表示自己默认了。 林公子又道:“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龙达大师,我这次上山,从没想过要把《无名红掌书》拿到王胡飞等人手里,更别说和你分一杯羹了。 这一点你龙达寨主可以放心,我也劝你龙达寨主不要把无名红掌之书看得太重。 其实我父亲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气的,所以你可能认识他,但恰好王等人也在山中,他的传言也是千疮百孔,恐受牵连。所以,本公子暂时只能隐瞒身份,日后会坦诚相待。请原谅我的无礼!”林公子的解释其实相当于在没有提供任何依据的情况下绕话,所以孙善基也解释道:“关于《无名红掌书》的故事只是江湖上的谣言,实在不可信。 我们也很尊重王等人的侠义之心,所以我们无意中邀请他们来参观这座山。别误会,林公子!”林公子说,“我误会也没关系,怕别人不信!孙善基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否则谁也不敢和王等人交朋友。这让他们失去了很多骑士精神,但这有那么可悲吗?”看到孙善基城府极深,足智多谋,善于辞令,林公子不想再和他说话,便起身道别:“既然龙达寨主不在家,就等他回来再上去迎接,他就先走了!”说着率随从想走。 孙善基起身道别:“山路崎岖,林公子一路顺风!我已经命令某人报道这个消息。如果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龙达大师很快就会回来。 “其实他也觉得林公子极难对付,恨不得他早点走,再也不来了。 林公子道:“那我们就在山脚下等好消息。那就请孙副校长派人来通知我们吧!”孙善基指着林公子送的礼物:“这个……”林公子笑着说:“我儿子自信值得和龙达寨主交朋友。这些小礼物不值得尊重。想必龙达寨主不会拒绝他们吧!”孙善基道:“那我先替林公子留着,等龙达寨主回来再说!”“行了,”林公子一抱拳说道,“有老孙的副寨主真好!”孙善基握着拳头说:“好好走,林公子!”此时,孙善基突然发现,林公子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但这只是一瞬间的变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孙善基虽然很会观察颜色,但是看不透刚才林公子奇怪的表情。回想起之前林公子的反常表现,不禁暗暗付出:“这个林公子眼神深邃,表情软弱空,心思难琢磨。他要么年轻但非常精明,要么试图隐藏自己的想法和情绪。 而且,林公子来历不明。王等人才上山一日,忽然登门拜访。这很奇怪。他上山后说的绝不是为了《无名红掌书》,更奇怪的是!还有,他的四个追随者都精神饱满,看似武功很高,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他们雄壮如主人,却愿意充当林公子的随从,默默陪伴他。这也可以算作另一个奇迹!“他觉得对林公子的怀疑太多了,是不是怒不可遏,需要解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大炕上的暴伦500篇,洞里的珠子一颗一颗被扯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