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小东西你是想绞断我吗

求关注!求收藏!求评论!求月票~ ~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在和小为瘦老虎治疗完伤口后,瘦老虎已经被内心的牛感动了:“兄弟粥赊,兄弟罐头,不知该说些什么来表示感谢。 ”两人相视一笑,摆了摆手:“瘦虎兄是认真的,我们兄弟不能免于倾家荡产,是不是?即使过了20多天的囚犯生活,我们也互相帮助了很多,不是吗?”瘦虎点了点头,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不能再说话了。他只是低头吃零食来保持体力。 小萧楼借着闪烁的灯光观察着古墨的零食装备:“哟嗬~大罐头,你哪来的盔甲?真的是模特!哈哈,”古墨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赊粥的锤子!等你被白色黏液腐蚀了,你就知道这怪物有多厉害了!”赊粥的小萧楼仍然笑着说:“嗯…………..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保持原创,保持善良,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你永远不会让那个怪物成功!况且哥哥是远程攻击系统,不像你,这种近战需要拿出这么简陋的装备!哈哈哈哈 ”顾白墨瞪眼一眼,但这猥琐的粥赊道人却不舍得停在嘴里调笑。 “那怎么着也不能用点被褥啊!什么枕头,床单? 哈哈哈 你还有一些夏天的被子和蚊帐或者杜蕾斯炫耀吗?”古墨皱起眉头,开始回嘴:“嘿!你这个猥琐的道士,怎么用的?你太熟悉了。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怎么做好人,向女孩求助!”小赊了粥,一听到女孩的名字就立刻吃了瘪。旁边的瘦老虎吃着零食咧嘴笑了。看他们就像看德云社的相声。这两兄弟真搞笑!!!之前,紧张的气氛被一扫而空。空互相调侃了一会后,……….开始吃零食来补充自己的体力。稍作休息后,三人站起来准备继续寻找李和。 古墨做了同样的事情,把瘦老虎放在身后。小萧楼接过床单,把它捆在腰上。 这样,瘦老虎也能时刻关注身后的情况。 瘦老虎躺在古墨身后,小声说:“求你了!”古墨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时赊粥小道把地上的食品包装袋收了起来,顺便把他吃过的零食都喂给了干坤包里的毛球。这一次,小家伙没有咀嚼太多,也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小直接拿出了的随身背包和测量尺挂在了自己的腰上。 古墨忍不住问:“你赊粥用什么?”赊粥小道的小双手哈哈笑着故作高深地说:“山人自有妙计!”古墨白了他一眼,说道:“哼!我没说。算了吧!!!\”说完,萧哈哈笑着走在了侦察兵的前面,正背着一只瘦老虎,瘦老虎顾不上看身后的路。 三个人走了几分钟后,他们听到了水声。在这种困苦无边的情况下,水无疑是最珍贵的东西。 和萧有一双眼睛,他们心照不宣地朝着水源音的警卫室走去。 脚下的路,虽然不是很平坦,但也不难走。三个人走进警卫室后,他们看到眼前一片狼藉。透明的地板上摆满了侧躺着的透明桌椅,角落里堆着床单和枕头。 首先,他们清除了这些杂物,但里面没有李。 “靠,喝汤的人掉到哪里去了!真是莫名其妙!”萧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穷估计是摔得最重,可是他没发现有人喝汤。 它身后的瘦老虎淡淡地说:“别担心,幸运的人有他自己的一天。 ”一看,一口粥小道赊来了,嗯了一声,便从干坤的包里拿出了一个饮料瓶。他先去水龙头喝口水,然后灌了几个空塑料瓶。 天知道他们会在这个鬼地方呆多久才能出来。 三个人又加了水后,继续往前走。 但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瘦虎连忙轻咳一声,三人瞬间捍卫完字形。 小楼时刻警惕地看着前方,正鬼气融融地盯着眼前跑来跑去。 这时,古墨环顾四周,终于发现身后不远处有绿色模糊的身影。 一定是透明人。 古墨放慢了脚步,说道:“我们三个人在2345警卫室。 请问您是?”一句磁性的话传到了三个人的耳朵里:“一样!赊粥的小道转过头看着对面说:“既然我们共用一个警卫室,这里还是有一些食物和水的。不知道你是否需要?”然后透明人的磁性话语再次响起:“那太好了。\” 说着,三个人看了看两个聪明人的白镯子,慢慢地朝他们飘了过来。 好歹四人现在是联手拿下胜利,但是透明人手中没有材料。暂时,他们不会跟齐醉倒在肉车上的他翻脸。话说回来,对面是什么?那是个怪物!如果一个透明人帮助那个怪物,他一定会被驴踢!四个人坐在地上,萧拿出一些矿泉水和薯片点心,递给了透明人。 三个人好奇地看着透明人撕开包装吃东西。这一幕百年难得一见!好好想想吧!你吃的食物和矿泉水混在一起,漂浮在中间空逐渐消化消失。想想就很有意思。 再者,一个透明的人可以保持这种透明的形态,这叫做证明自己一年到头都是裸体的事实。 津津有味地吃着零食,喝了几口矿泉水后,透明人慢慢用很有磁性的声音说:“还好这次没有摔倒。” ”坐在地上的三个人瞬间惊呆了:“原来你没有摔倒!我们该怎么称呼你透明兄弟?”透明人淡淡地说,“我叫林海峰。 ”三人抱拳行礼,而透明人也还礼,但在他们三人的眼中,只能看到两个透明手镯举起并聚集在一起……”很高兴见到你!透明人林海峰道:“多谢道士分料。 ”笑着挥挥手,说道,“这是小事,为什么不操心呢? ”他顿了顿,说:“海峰哥刚才说你没摔倒。不知道你有没有其他线索?”林海峰点点头说,“走廊坍塌的时候,我没有倒下,因为我排在队伍的最后,所以我能看到一切!”听到林海峰的回答三人瞬间会心一笑。 林海峰接着说:“但是那个叫汤和肥龙的人被触手带走了。 ”不得不说,聪明人林海峰也真是的,说话大喘气,就在三人正高兴了几秒钟的时候,后面的话瞬间当头给三人泼了一盆冷水给他们降温。 “什么?胖龙和喝汤的被触手抓住了?”智者林海峰点了点头。 顾的小楼和后面瘦瘦的老虎看起来都汗流浃背:“这TMD怎么搞的?”透明人林海峰尴尬的拍了拍肩膀:“我也很无奈。巨大的触须伸出后,它们直接压碎了透明的走廊。” 你哥喝汤的那一瞬间,掉进了警卫室,触手和警卫室一起被拖走了!飞龙追着他去救他。 ”听到这个消息,几人不由得有些后悔,这不是耽误救援时间吗?透明人林海峰为什么不早说?这三个人给了他一些食物和水。 瘦老虎忍不住慌了:“罐头哥,我们去看看!我总有不好的预感。 ”古墨点点头,和肖楼四目相对,两人站了起来。 赊粥的小萧楼笑着说:“海峰哥,你还没有完全消化。暂时不要行动,不然太容易暴露。 ”聪明人林海峰嗯了一声不再说话,如果真的被空出现这么一团被消化的食物是人会先发作的。 说完,三个人大步走上前,两分钟后还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这个夜晚注定很不寻常,但是因为看守所的原因,他们看不到任何萧瑟的月光。 下了几步,三个人终于看到了两三具高度腐蚀的异人尸体,如果不是隔着一段距离,这三具尸体是不容易辨认的!它们像三个融化的冰淇淋一样被悄悄地扔在地上。地上全是淡黄色的黏液和血迹。更不用说白色的囚服了,连皮肉骨头都在氧气的催促下慢慢开始腐烂。 这次死亡真的很悲惨。三个人迅速捂住了口鼻。这种强烈的海洋气味伴随着高度腐烂和融化的尸体的气味不断冲击着他们三个,当时他们是如此的恐怖…即使他们用手挡住了一些气味,混合在一起的难闻气味仍然无处不在。 虽然和小都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是瘦老虎被重物压着的时候总是醒着的。 和小连忙走出中间的警卫室,大步走向前面的走廊…这时,瘦老虎抬头看到了儒雅的书生男!这个神秘人还坐在2345警卫室里,借着闪烁的灯光翻阅杂志。 既然灾难迫在眉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愿望,他们三个不会打扰他片刻的安宁。 三个人又走了一会儿,他们发现前面的透明走廊也严重扭曲和损坏。 许多透明的警卫室被连根拔起,擦出的划痕令人震惊。 赊粥的小萧楼说:“大罐头,你看这怪物有多壮?”古墨摇了摇头。“这很难说,但我非常怀疑。妖怪怎么没抓到书生?”?你知道瘦老虎哥吗?瘦老虎斜靠在古墨身后,还感叹道:“唉。 不要谈论你,………..我们兄弟对他和透明人也一无所知!你们三个待在2345后才开始交流。 ”对着粥小道皱了皱眉头,说道,“什么?你们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还没说过话?那真是令人沮丧!瘦老虎叫了一声后,古墨说:“我们才来了20多天,没意思,更别提他们了。比坐牢压抑多了。 幸运的是,我们没有打得太激烈。 ”古墨身后的瘦老虎听到这话,脸上难免一红,这能震慑住这里的新人,又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其他警卫室不好说。 但他亲眼看到了。 被护送的新人被老人欺负,然后被抢走食物,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赊粥小道小一边走一边分析:“看来这怪物不仅力气大,而且攻击时喷出的粘液也有腐蚀性,所以喝汤的人和肥龙都有些命苦。 ”古墨点了点头,没说话。两个人大步向前走,又长又暗的走廊特别恐怖。但每次耽误一段时间,那两个人的危险系数几分钟就会更高,这是毋庸置疑的。 走了四十步后,三个人终于感应到了活人的气息。 萧急忙把手伸进干坤的包里,抓了几个黄符以备不时之需。 古墨四处奔走,鬼气正集中在他的眼睛里寻找答案。 在绿色模糊的视野下,古墨惊讶地发现,在他面前有10多人。 他们好像在用不同的姿势说话,但不知哪里吹来一阵污浊的微风,瞬间让他们三个捂住了口鼻。 古墨很快谈到了他所看到的,瘦老虎兴奋地问:“你能看到我哥哥龙飞还有汤吗?”古墨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提高我的技能。我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但既然前面吹来了污浊的微风,就证明我们离怪物越来越近了。 赊粥的小萧楼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既然战争期间新婚少妇没有动静,我想那怪物正在睡觉。这是一个逃跑的好机会。为什么那些不同的人都停滞不前?”古墨扬起嘴角,微微笑了笑:“这件事我们过去谈吧!”说完三个人又在瘦老虎的鼻尖顺便加了些水去了厕所。 如果他们面前发生了什么,这些小细节就足以对他们造成致命的打击。 现成的三个人快步向前面大步走去,但他们面前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 原来,整洁的警卫室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废墟。十多人围坐在临时工事后面休息,旁边放着十多张透明的桌子。他们每个人的皮肤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疤痕。这群人看到后面走来三个人,都惊呆了。 人群中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向他们招手,和小还没想起来,就纳闷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小东西你是想绞断我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