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上你 酌青栀PO,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感谢部分读者朋友的逻辑提醒,上一篇文章中的“墨月剧本”内容进行了修改。你可以回去看看。总的内容修改为“李肃没有死。在被轮番折磨后,她找到了逃跑的机会”。 】在明亮的月光下…………,李肃像落汤鸡一样坐在水池边上。 在李肃旁边,年轻的女孩坐在她的身边,不停地咳嗽。 这时,女孩的裙子已经完全湿透了。 薄薄的面纱贴在女孩身上,完美勾勒出女孩完美的曲线。 她乌黑亮丽的头发也沾在额头和白天鹅颈上。 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女孩的脸颊缓缓落下,划过她的脖颈,落在娇嫩的锁骨上。 可能是因为溺水的情绪还没有平复,少女的手放在心口,胸口剧烈波动。 这让李肃想起了她前世学过的一篇课文。 《钱塘江潮》…..都在谈论女人和水。 当一个有一点小病的清纯迷人的女人在你面前显得湿漉漉的,杀伤力太大了。 我得说 这个女孩。 多么精彩的表演啊!玛丽亚的!要不是看了她的剧本,我自己都快相信了!“果然,主人是对的。女人越漂亮,越会骗人!”苏默默地记起了她廉价的主人以前说过的话。 事实上,龙跃青当时的话是: “女人越漂亮越会骗人,但我不会骗你,师父。 “宝贝丈夫想要你,但是对于师父背后的两句话,李肃已经从他的记忆中抹去了。 原因很简单。 当时龙悦卿说完这句话,时机到了,他骗李肃闭上眼睛张开嘴,想给他糖吃。 苏当时真的信了,真的开了口。 最后,李肃没有吃糖。 相反,龙跃挺直了白色的脚背,直接把脚塞进了李肃的嘴里。 在那之后,李肃几乎忘记了龙跃青的所有教诲。 但只有这句话“女人越漂亮,越会骗人”。 李肃认为她能记一辈子!“姑娘,姑娘,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 ”看着身边虚弱无助的女孩,苏想赶紧离开。 虽然我已经是瓮中之鳖,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可以再拖一段时间。 “公子…等等……”李肃正要起身,莫越伸出手去拉李肃。 结果,“一不小心”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倒在了李肃的怀里。 “敲了……”美女抱在怀里,苏离的帝国发动机开始加速。 苏觉得自己真的不是好色之徒,但是这个女人怎么就碰了呢,也就是她媚。 这也是九尾天湖生命核心遗迹的化身吗?“姑娘,你没事吧……”李肃抓住她虚弱的肩膀,赶紧把她从怀里推开。 “没有…没事的……”墨月双手放在身前,眼睛躲闪着游离,生病的小脸微微绯红。 那个小女孩的害羞被生动地演绎了出来!真实的 苏觉得莫越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很可惜。 他觉得莫越应该去他的家乡赢得“奥斯卡影帝”的荣誉!”清月谢过…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墨月柔声道,声音清纯媚,如千年酿的桃花,却羞得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被那个直视着苏晴的女孩。 世纪,此时墨月的心中,是一个不屑的微笑。 果然,男人就是男人。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勾引男人,但我不需要什么技巧。这个人已经睁开眼睛了。 再努力一点,当这个人想对我做错事的时候,他可以直接记录下来,然后把他打掉,打走。 我想让那个叫莫丽的家伙知道,你喜欢的男人无非就是那个!“公子……”墨月媚声又起。 “姑娘,夜风冷了,姑娘还是赶紧回家吧。 ”“嗯?莫越欲勾引,李肃起身欲走。\”。 这让莫越都愣了一下。 不,你只是看到我如此着迷,以至于你连眼睛都没转。现在气氛越来越暧昧,你还要我回去?你还是不是男人!是因为我妈没有魅力,还是因为你这个臭男人?“公子,请稍等!”墨将苏拉离手掌,晶莹的贝齿轻轻咬着浅浅的红唇,长长的睫毛轻轻眨动,妩媚动人。 “公子救了奴家,奴家还没谢恩呢。 ”“不,不,不 ”苏离连忙把手从她柔软的小手包里拿出来。 “我做好事从来不留名,女孩子也不需要报恩。 ”“不,母亲教导月亮,恩情一定要报答。 ”墨月再次握住苏离的手,“更何况救命。 ”“那个女孩颜冲。 ”苏雅再次起身去操别人丰满的妻子,但她还是失败了。 因为此时的墨月已经朝着苏离爬去了。 苏联的战略撤退。 然后李肃躺在石头上,莫越跪在李肃身上。 从上到下,莫越温柔地看着李肃,肩上的纱衣也滑落,露出一个雪白的肩膀。 一缕湿发从莫越的脸颊垂下,晶莹的水珠凝结滴落在李肃的脸上。 苏愣了一瞬间。 这是怎么回事?你自己?被妖女蛰了?“公子……”墨月眼神迷茫,眼神低沉,悲伤的神色让苏寒江发自内心的爱意再次泛滥。 “其实,月儿是寨主府的女儿,但她从小就体弱多病。前天医生说月亮只剩不到一个月了。 公子今日救了明月,明月无念报恩。 只有这个干净的身体愿意给公子,这也是定居月球的愿望。 贵公子…公子,难道你真的不想让小女孩报答她的恩情吗?”说着说着,月亮的眼睛有点湿润,加上前面的话,苏的DNA几乎本能地哭了出来。 而看着苏离盯着自己看得入迷的样子,墨月嘴角轻勾着心中。 一个美丽又生病的女人。 而且因为生命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对方不负责。 露水,再加上救人,是理所当然的事。 最后,我主动奉献自己。 哪个男人不会动?她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 当李肃的手碰到她的肩膀时,莫越已经在打开照片倍增器了。 “嗯?”但下一刻,莫越只觉得自己又被推开了。 接着,莫越看到了李肃轻蔑傲慢的眼神。 明明是从上面俯视着他。 然而,这个人似乎从上面看着自己:“莫越,别演戏了。 ”只听那人长叹一声。 “你要做的一切,本尊,都知道。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我要上你 酌青栀PO,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