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阴风呼啸而过,像鬼哭狼嚎般凄厉,但在云晨耳边听到的却是如此美妙的音符。 在一个僻静的山窝里,云晨看着手里那根看似普通实则不寻常的木棍,心里激动不已。 这根木棍经过多年阴雷的锤炼,不仅蕴含着强大的阴煞,还附带着强大的雷霆之力。更别说云晨了,恐怕铁甲尸体的尸头一下子扛不住了。 “这个东西看起来像赶尸棒,但太丑了,不能称之为赶尸棒。不如叫它尸鞭。 ”云晨眉眼一笑,给这根棍子起了个喜欢的名字。 放下手里的赶尸鞭,云宸把注意力转向赶尸总管。 他扫视了一下尸头上凹陷的伤疤,皱起了眉头。 这一次,石奎受了重伤,身体濒临崩溃。如果他再次受到伤害,他可能会被完全摧毁。 这种伤短时间是恢复不了的。 “这次你主动救我一命,我不会抛弃你,你会在这里慢慢休息,等待我的召唤。 “施奎有保护主的意识,而且他也是最骄傲的真尸。云晨也不会像其他仆人一样,无用就放弃。 “末将服从。 ”施奎微微一躬身,然后静静地站在一边,没有随着云晨离开。 云晨腰别马鞭,自信地踏上新的征程。 混战中,云阔被两只鬼兽打成重伤,短时间内不会再找自己的麻烦。云晨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逃离这个邪恶肮脏的坑,让云阔无法锁定自己的位置。 云晨只是简单地想了想,就猜到受伤后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是都城燕。他现在回去了,只是陷入了茫茫大海的控制之中。 与其这样,不如把他们放在一边,等他们以后放松了再回去。 云晨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有惊无险地走出了罪恶肮脏的深坑。 他看了看都城所在的方向,又看了看面前的泥犁森岳,然后抬脚向极度危险的泥犁森岳走去。 既然暂时不回去,云晨这次就自己完成任务。在合适的时机,他也可以趁机尝试一下这赶尸鞭的威力。 虽然手里有宝物,但云臣基于千百年来小心翼翼航行的理念,并不急于独自深入,而是先尝试补齐仆人的尸体。 在李妮森岳这个地方,有很多恶鬼和僵尸,云晨很快就找到了三个满意的白江。 上次收服仆人的尸体,云晨靠的是尸头,现在尸头不在,云晨靠的是刚刚开始的尸鞭。 这三个白人一副僵硬的样子,云晨上去就是一鞭,直打得其中一个白人僵硬得皮开肉绽,胸前多出了一道烧焦的黑疤。 仅仅一击,殷琦和雷音在赶尸鞭上爆发的力量就把三个白江吓住了,甚至让他们不敢再反抗了,让云宸在他们不正上下的肉车上种下灵种。 不费吹灰之力,云臣就收服了三个白江为仆。 不仅仅是对僵尸,云晨发现猎尸用的鞭子对那些鬼魂也很有效。 在四处寻找丧尸的时候,云晨遇到了很多幽灵。他只是拿出尸鞭,基本上不需要动手。他被尸体鞭子的气味吓跑了所有这些幽灵。 “多好的宝宝啊!”云晨对手的尸鞭更是别提多满意了。在他看来,这种尸鞭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在收服了三只白色的僵硬之后,云晨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寻找丧尸。 算上尸头和新收服的三个白强,云宸还需要收服五个仆人的尸体,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云晨拿着像赶尸鞭一样的宝物,稍稍举起了他要找的目标。他不仅对白色的僵硬感到满意,而且想尽可能地安抚几个绿色的僵硬。 在李妮森岳周边地区,紫色挺度和白色挺度较多,但绿色挺度上升仍有一定难度。 云晨转了半天,只靠鞭打尸体来劝降两个青涩僵硬的人。 青太难找了,云晨张口结舌,只好把球门背在白冻上,很快就堆满了八具仆人尸体。 仆尸聚集,云宸开始向泥犁森岳内部进军,逐渐离开外围地区。 在李妮森岳与周边交界的密林中,尸体弥漫着空气,像一团黑色的浓雾笼罩着群山。 走到这个地方,云晨感应着这里的尸气,微微挑了挑眉毛。 如此浓郁的尸气,与尸魁身上的尸气相似,说明这片密林中一定有毛僵。 “毛强不错!”云晨笑了,好像找到了宝藏。 八种僵尸中,云晨不敢招惹。 但是在飞行劲度以下,毛劲度已经是仆尸的最佳选择,也是炼制真尸的好材料。 仔细辨认下一具尸气的流向,云宸大致推断出毛强的方位。 和丧尸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云晨现在对丧尸更加熟悉了。 走到森林深处很久,云晨明显感觉到周围更冷的尸气,显然毛强就在附近。 对付毛强并不比白强和绿强。它不会简单地投降。云晨需要更多的手段。 毛强是厉害,但云晨现在身边有八具仆人尸体。再加上手中的鞭子和鬼魂,他不需要担心无法应付毛强。 找了一会儿,云晨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草地上长满了晶莹的冰珠,却没有其他地方。 尸气由阴转寒,这草上的冷凝水变成冰,说明这是尸气聚集的地方。 看着草笑了,云晨拿起鞭子走了。 与此同时,他周围的八具仆人尸体被命令包围在两边的草地上。 云晨和草地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在云晨准备清草的时候,突然,一双利爪猛的冲破草丛,抓住了云晨的心。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必须取出云晨的心脏。 好在云晨从来没有掉以轻心。当她注意到呼吸不对时,她立即后退,让爪子从胸前经过。 趁着撤退的机会,云晨看到了这双爪子的主人。 这个僵尸,穿着蟒蛇袍,戴着官帽,脖子上有一颗朝珠,红眼睛,嘴角有两颗长长的獠牙,裸露的皮肤上有黑色的毛发。 有了毛强,这一个显然比尸魁更毛强。 “哈哈,好,好。 ”看到毛强凶狠的脸,云晨楼露出笑容,对这个毛强很满意。 毛江燕冷冷地看了一眼云晨。然后他看着两边的八具仆人尸体,眼皮微微跳动。 “给我。 ”云晨一声令下,八个仆役一起尸,一起扑向毛强。 面对围攻,毛强怒喝一声,顿时尸身沸腾,威震四方。 八具仆人尸体一起赶到,当他们受到主人的巨大压力时,他们猛攻完整版的肉,只听到一声叮当声。八个仆人的尸体很难伤到毛强。 “哼,看你有多努力。 云宸见毛强铜皮铁骨,轻轻哼了一声,跳到毛强面前。然后他一挥手抽打了尸体。 破风,隐约带着雷声,快而有力,宛如惊雷。 毛强没有注意到云晨的动作,直到他注意到气息不对,尸鞭已经狠狠抽向他的胸口。 霎时,毛强的绣袍在他面前裂开,露出一条黑化的伤疤。 由此,毛强看到了赶尸鞭的威力,当他再次抬头时,他有了一丝丝的恐惧。 当毛强被唬住的时候,云晨的八个仆人趁机立起,试图控制毛强的四肢。 四肢克制,毛强怒吼,用力摇晃手臂,将四个按住手臂的仆人全部扔进空。 “这个毛强不仅身体强壮,而且还出奇的强壮。 ”心中有些感慨,云晨双手的速度并不慢,趁着毛强双腿的仆尸还没有被甩开,朝着毛强迅速挥动尸鞭。 刹那间,一阵闷雷响起,毛强被尸体打得后背发黑。别提有多难过了。 挨了云晨这么多鞭子,毛强还是不肯轻易屈服。他用脚踢了踢挂在腿上的三具仆人尸体,然后用双手抓住了第四具白强。 只见毛强双手猛地一用力,这白嫩的江被他硬生生从腰间掰成了两截。 看到白强的惨状,云晨不由皱紧了眉头。 虽然白江的身体没有毛江坚硬,但也可以称之为铜皮铁骨。因此,它在毛强的巨大力量下显得如此脆弱。 “哼,就算这些仆人都在这里,我也一定要收服你。 ”说完,云晨把目光移向两边,剩下的七个仆尸立刻拼命扑向毛强。 毛强眼中放出凶光,双爪用力挥去,一连飞来三具仆人尸体,而第四具速度极快的绿江却被他趁机抓住,并用一只胳膊抓住了绿江的脖子。 “吼——”同时仰天狂吼,毛强用手托住了青僵的头,然后猛然发力,将青僵的头和脊椎一起给生生扯了出来。 这可怕的景象使其他六个仆人的身体受到了惊吓。如果他们没有被云晨控制,他们肯定会逃跑,再也不会回头。 可惜的是,这六具仆人的尸体无论有多可怕,即使知道他们会死,也要在没有云晨的命令下被冲上去。 另一个白僵被毛强打死了,但这次云晨终于抓住机会,连续在毛强额头上贴了三捆鬼字。 鬼月邪光一闪,毛强的身体一时间发力,随后云晨高举尸鞭,朝着毛强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鞭子挨着鞭子,云晨是为了把毛强打得无所适从,方便收服自己。 当毛强被打得七荤八素,眼睛空光秃秃的时候,云晨只是微微停下脚步,迅速将精神的种子种进了毛强的意识深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