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肉一女N男NP高嗨*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

“大胆!”一群穿着紫衣的人手里拿着剑,围住了萧南峰。 干政一脸焦急:“这群人无法无天,快去吧!”“我还没说清楚。你要去哪里?”萧南峰摇摇头,拒绝了。 “在干什么?你敢尝试。 ”叶大富跳了出来,指着一群紫衣。 “谁敢碰我哥哥?”所有残疾的太清弟子也围了上来,非常坚定地站在萧南峰身边。 转眼间,萧南峰聚集了一大批太清弟子,让所有紫衣人脸色一变。 “好大的力气啊?刚才是谁袭击了我?”被萧南峰撞飞的紫衣人首领缓缓爬了起来。 “你是太清显宗的哪个弟子?”萧南峰沉声问道。 “他不是太清弟子,他是大师兄黄麦的护卫。 ”叶大富马上说道。 “哦?”萧南峰很纳闷。 “舒天王朝的三个王子,黄麦大师,由一群宫廷侍卫,也就是这些人来保护他。 ”叶大富解释道。 “这些人都不是太清楚的徒弟。 如果外人敢在太清显宗犯罪,会不会没人管?”萧南峰沉声道。 “我们为殿下工作,代表三位王子的面孔。 你敢偷袭我,你想死!”紫衣首领冷声中再次传来。 “野!”他们非常生气,想要反抗。 然而,萧南峰比其他人都快,他的身体很快出现在男人面前,再次出拳。 砰的一声,那个人以比以前更快的速度飞了出去,猛烈地折断了一棵大树。 “这里是太清显宗,不是舒天宫,外人敢和我太清弟子动手?你用这一拳很轻。如果你敢再做一次,你今天就离开你的脑袋。 ”萧南峰冷声道。 噗,当那人再次爬起来时,一口鲜血涌出。 很明显,他第一次挨打的时候,是萧南峰的出拳。第二次,萧南峰确定自己不是太清弟子,就下了重手。 “大人 ”一群紫衣人立刻围了过去。 更多的紫衣人拿剑指着萧南峰,不知所措。 “你的剑,你可以挥过来试试。 ”萧南峰眼中闪过一丝杀气。 “咳咳,剑走了,别动手。 ”紫衣首领咳了一声带血,露出阴沉之色。 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残忍的角色。 如果他的下属敢动刀剑,可能会被萧南峰杀死。 紫衣眼中一片惊疑,慢慢退到了首领身后。 “干政叫你格蕾丝?你是南风?等等,今天的事,三皇子会跟你算账的。 ”紫衣教主起身,冷声道。 萧南峰露出一丝不屑,转过头。他看着干政说:“干政,我刚听说你要去买丹药,有人挡路了。是他吗?”“格蕾丝,前几天,我的一些亲戚朋友被邪恶的人袭击,摔断了胳膊。我想买些四肢,但他们每次都买。 他们只是透露,发生在我亲戚朋友身上的事情可能就是他们做的。 他们想强迫我为他们的主人工作。 ”干政苦笑道。 “哦?”萧南峰眉头一挑。 这些人是来挖他墙角的?紫衣头领却冷冷道:“郑先生,别胡说。你在大炕上吻了流氓朋友,被坏人袭击了。你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生气的时候,你能当真吗?”干政的脸色阴沉,但他没有和他争辩。 萧南峰突然发现,紫衣人的首领并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鲁莽,而这个人刚刚残忍地对他动手,很可能是故意想试探他的实力。 萧南峰没有纠缠他,而是看着干政道:“你需要几个四肢?”“八!但是丹已经被他们预定了,而我……”干政皱起眉头,忧心忡忡。 “丹药店的管事是什么?”萧南峰沉声道 “南峰哥,我负责宗内丹的药店。 ”一个老人立刻走了过来。 “续肢丹,可有?”萧南峰问道。 老人马上说:“一批续肢丸刚到,一共20粒。不过已经被黄麦师傅预订了,暂时没有了。 ”“那就是,把它带到这儿来。 ”萧南峰说道。 老人的脸僵硬了,他在想自己刚才是不是说不清楚。他清楚地记得没有肢体更新的危险。 “师兄,这炉续肢丹,被师傅皇麦师兄预定了。 ”老人再次强调。 “你不了解我?我要你给我带来假肢丹。 ”萧南峰沉声道。 老人的脸冻住了。他看着一旁的紫衣人首领,不知所措。 “续肢丹是我们的第一个保留地。如果他敢给你,那就是仙宗的坏规矩,会得罪黄麦师傅。 ”紫衣教主冷声道。 “你买肢丹,就是想瞄准干政。 你怎么敢为了自己的私欲再喊?你没看到我的弟弟们伤愈归来吗?你是不是急需换肢丹?然而,对激情的挣扎,太明显地忽略了我弟子的伤害。你喜欢什么?”萧南峰沉声道。 “这就对了!我的胳膊已经断了两个月了。如果我不需要继续我的肢体,我可能无法再生它。你想伤害我吗?”“黄脉大师兄?如果我残疾了,会是谁的头?”“你再敢跟我们抢,我就跟你拼了。 \”……太清弟子群情激奋。 显然不肯放弃这炉丹药。 但负责丹氏药店的老人坚定地说:“兄弟们,原谅我。我不能违反规则。皇迈兄下令先续肢丹。我无能为力。 “他看得很明白,一群普通弟子太清仙了,哪里有黄脉大师兄的贵人?为了得罪黄麦师傅?开什么玩笑。他决心站在黄麦师傅一边,哪怕得罪了所有人。 “你无能为力,所以不要做丹药店的管家。打杂的徒弟多着呢。找一个能做这件事的人,你也能管理丹的药店。 ”萧南峰沉声道。 “这样我哥哥就失望了。我的管家没什么权利,但我责任重大。普通兄弟没有权利辞退我。只有氏族里的长老才能任免我。 除非有长辈,或者长辈,…”老人坚定地说。 然而,话刚说到一半,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只看到萧南峰手里拿着一张长辈的订单。 “这个……”老人惊讶不已。 “摇光仙子给的长老令,用在你的情况下。确实是大材小用。不过,为了你弟弟早日康复,我今天破例,免除你乡长的职务。 ”萧南峰说道。 “不行,长老令不能这么随便用。你一定是偷了这个长老令?”老人惊呼道 “我们都可以为这个长者令作证。是耀光仙子的长辈亲手送给南峰师兄的长老令。看到秩序就像看到长辈。 ”一群残疾的太清弟子叫道。 “怎么会这样?”老人看起来很慌张。 老人看着紫衣首领,焦急地眨着眼睛。这几天,他一直在帮紫衣给干政添堵。他们一直有默契。现在他有麻烦了,想让紫衣教主帮他出面。 “你也别看他们,他们是一群外人,敢插手我太清仙的内政,我打断了他们的腿。 ”萧南峰冷声道。 老人的脸僵住了,他变得越来越焦虑。 紫衣男子的首领脸色一沉,假装没有看到老人的期待。 他此刻真的不敢随意插手。这是长者令。他要是敢诋毁长老团,就是在诋毁太清显宗的规矩。当时连黄麦师傅都保护不了他。 “亲爱的师弟,去拿丹吧!该付出的就要付出,太清楚的就不要混淆。 给我朋友留八条腿就行了。 ”萧南峰看着太清所有的残疾弟子。 “谢谢你,兄弟!”残疾师弟立刻感激道: 干政也长出了一口气,他的亲友得救了,他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南风?好吧,等等!”紫衣教主一声冷哼,扭头离开。 现在他根本无法阻止萧南峰的行为。他只能失望的走开,一群紫衣人带着满足彼此性需求的单亲离开。 “一群给老虎捣乱的狗和鹰,呸!”叶大富不屑的朝着紫衣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叶大夫,帮我个忙,找人盯着他们。 ”萧南峰小声对叶大夫说。 叶大富神色一动,立刻安排自己的弟弟去盯着这群紫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全肉一女N男NP高嗨*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