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我想知道如果你这样做,你会不会死?”孙气势滔天,但表情异常平静,言语间语气温和,宛如闲聊。 但越是这样,动不了的欧阳申越是害怕害怕。 看着孙越走越近,眼里满是恳求,嘴里发着牢骚,说着难听的话,做最后的挣扎。 “我真的不明白你们这些人,你们习惯颐指气使吗?我总是认为我可以凌驾于他人之上,主宰他们的命运。 ”孙将的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以剑指之,轻轻指着欧阳申的腹部。 “但是你想过吗?人们会反抗。人越强大,反抗就会越激烈,就像现在一样。 ”就在孙的手指接触到欧阳申的小腹的那一瞬间,随着欧阳申身体里发出的如同气泡般的微弱声音,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之色。没有上帝,他看着一直在往外倒酒的孙。 丹田气海断,此生修行无望。 一滴悔恨的泪水从欧阳申的眼角滑落,带着许多情绪落在地上。 “一点点练习就活腻了,还敢当着我的面说话!”“即使比不上张雅,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你勇气。 ”看着眼前破碎无神的欧阳申,有点犹豫了“算了,这次就饶你一命,将来做个好人。 ”说着,孙放开了对欧阳申的监禁。 很快,欧阳申直接倒在了地上,目不转睛,静静地躺在地上,脸若死灰。 就在这时,王超欢快的铃声响起。 孙想了想,走过去从他身上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上的“姐夫”二字,然后接通。 “嘿,事情办完了吗?做完了就赶紧回来。小英还在等你吹灭蜡烛。 ”听着一个戴着电话的中年人的声音,孙轻轻皱了皱眉头。 他知道王朝来做什么?也就是说,王超的背后还有人,他并不是这次事件金字塔的顶层人物。 还有欧阳慎那些想收自己为徒弟的老前辈。 这两个人会是一个人吗?还是这两个人真的认识?孙任天现在已经厌倦了这种无休止的以小还大的模式,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它。 而这两个人无疑是最后一个BOSS,刷完就能通关的那种。 “他不能回来了,或者你可以去医院吹灭蜡烛。 ”孙在电话里对说道。 之后,电话那头一片寂静,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经过十秒钟的沉默,电话那头终于开口了。 “你是谁?”声音既不快乐也不悲伤,不卑微也不目空一切,带有临危不乱的意思。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说:“你是那个学生吗?”“哦耶!是的,但是没有奖励。 “他们在王超过得怎么样?”孙直到来到这里才知道他的名字叫王超。在此之前,他只听人叫他潮哥,却不知道他姓王。 “问题不大,就是四肢骨折了,疼晕过去了,养个一年半载就能正常活动,不要命了。 ”这时孙在电话那头听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的心似乎也放松了下来。 “你想要什么?只要王超没事,我就能满足你。 ”“能满足我吗?颜色对吗,什么都行?”“什么都行,你可以去打听一下老婆和贝儿疯狂迎合我的杨权,在麻城,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 ”点了点头,孙大BOSS一般都是这样,说话很豪气,自己也就去打听打听,以免以后有什么麻烦。 “你只关心他,另一个不关心?”孙转移话题,想确认一下自己之前的猜想书是否准确。 另一端停顿了两秒钟。“另一个怎么样?”好的,当然可以,要么是长辈和这个姐夫是同一个人,要么是两个人都认识,关系密切,否则不会让一个修行者为一个普通人而战。 “也是可以的,普通人。 ”漫不经心地回答孙。 “什么意思?”“是字面意思,普通人。 ”这时,另一个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好家伙!你什么意思?跟我说清楚!”这一点得到了孙的证实。这两个BOSS互相认识,关系很好。他们待在一起。 这就省去了孙的麻烦。你不必跑两次,只要跑一次。…… “这意味着他现在是一个普通人。 “说清楚!”声音里有愤怒,似乎在吃人的愤怒。 孙挠了挠头皮,漫不经心地说:“我毁了他的丹田气海。你觉得他已经变成一个普通人了吗?”听到这个消息后,电话那头一片寂静,然后沉重的呼吸声渐渐响起,“你会后悔的。老太太希望你不求死也能活下来!”然后电话被粗暴地挂断了。 孙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撇了撇嘴。“老人有点生气,一点素质都没有。 ”然后他把电话扔给昏迷不醒的王超,双手插兜迎着夕阳,悠闲地走回家。 回来的路上,孙想到了这个名字,他必须找出这个人,以免以后有什么麻烦。 但是困扰我的是我没有任何渠道。我怎么才能找到他们?然后他想起了心悦。甚至在这个女孩之前,城市监控系统都可以黑进去。找个人不难吧?然后他打通了心悦的电话,告诉了心悦他的想法。后者也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孙听到电话里传来两声咚咚的闷响,又听到孙的心惊肉跳。心悦拍了拍胸口,以确保他能找到它。 孙想了想。难怪女孩的胸部很小。是吗?总是拍着胸口…不利于发展。…… “那,要不你开个价,老这么麻烦你不好,什么时候做生意。 “人家无缘无故帮你,不能白帮,只是有救命之恩在里面,但孙不是那种捡小便宜的人。 另一个是…我现在也是个有钱人,挣钱的时候也要花。他不像刘允欣那样是一个身无分文的守财奴。与其给别人挣钱,不如给熟悉的人。 “不,都是小事,什么钱不钱,见外。 ”心悦·郝爽说。 “那这样吧,哪天有空我请你吃饭,然后一起结账,多少也要有点意思,不能让你白忙活。 ”“没事,就这样,我先帮你查人。 ”说完辛月挂断了电话。 孙非常欣赏。他做事毫不含糊,为人朴实,没有任何波折,没有任何相处的负担。 与学校和社会上的一些女性不同,她们通常会勤奋地崇拜他,但他知道她们只是崇拜他的身体。…… 回到家,看到桌子上摆着两盘素菜,孙的脸色很阴沉。 是这个吗?老子在外面杀了又杀,回到家就赏了自己这些?孙有些不满地看着。你以某种方式拯救了凯里数百万的小富婆。不能像富婆一样大气吗?不用孙问就知道这些菜一定是菜市场里剩下的便宜菜,因为她放学后匆匆赶到菜市场,只是为了在关门前买下这盘便宜菜。 孙对这件事太熟悉了。他不知道和刘允欣一起买过多少次这道菜。他已经很熟悉了。 “你吃不吃?”见孙任天一脸不满,刘允欣板着脸,撇了一眼孙任天,语气冰冷。 “吃吧!”孙急忙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把它们夹进甜食里。 有些事情,你应该低头或者低头,不要做出不必要的反抗,这是没有意义的,至少现在你没有在吃东西。见孙像只饿狼一样,吃东西没有一点姿态,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从厨房拿出一盘蒸好的腊肉香肠,又把一块肥瘦相间的腊肉放在里面给孙吃。“我只有几块钱,所以我不能忘记我的根,我必须把钱存起来。毕竟我们的情况不同,不是一个富裕的家庭。 孙拿起那块腊肉,丢在嘴里,张着大嘴嚼着,冲笑着点点头。\”粘罗(知道)蒸(好吃)。 ”“等一下!别噎着!看你那个样子。 ”刘允欣一边嗔怪孙任天说,一边赶紧把卫生纸给他。 一旁的肖福玲瞪着她可爱的大眼睛,看着和孙好一会儿。 昕姐真的很厉害,任天哥也很厉害。…… 饭后不久,心悦传来消息。 看着在手机上发来的对的介绍,孙皱了皱眉头。这真是一个大BOSS。 十几岁的时候出来打拼,打打杀杀了10多年。从一个不起眼的小锣,用浑和无畏的力量一步步奋斗,逐渐在麻城站稳脚跟,成为今天赢家的巨头,在黑白两道都有不错的影响力。 虽然他已经被刷白,拥有一家著名的房地产公司,但过去的痕迹并没有完全褪去,他的手下还有一大群和他一起努力奋斗、舒舒服服的兄弟,在麻城的地下世界很有威望。 杨权亡妻的哥哥王超接管了他之前的灰色产业。凭借他的威望,他在麻城也很受欢迎。 至于他后来为什么和孙扯上关系,他有些不解。理所当然,我们是来自两个世界的人,但现在我们莫名其妙地卷入其中,我们不知道谁的生活不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