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身后缓慢而又坚定的进入&宝宝把腿开大点儿就不疼了

怕被黑人追上,刘秉义急忙后退半步,弯下腰,把女人抱得直直的。然后她像狗一样跑。 “你逃不掉的!今晚你是我的!我的!”黑袍人边跑边怒吼,野兽彻底被唤醒。 那哭声响彻山涧,震动着狭窄的空房间。 在余音绕梁的环绕下,它一直走到约1000米高的悬崖上方的洞穴。 站在栏杆上后,望向山涧底部的山王笑了,看了一眼头,看到英俊的小生扑到他怀里。 “去吧!王贲累了,帮我休息吧!”“这里!”英俊小生搂着他宽大的腰,沿着走廊朝一个山洞走去。 “他没事吧?”国王懒洋洋地问。 “陛下请放心,这是一只炼火熊,专事火法,无坚不摧!”小生怯生生地答道。 “不,我说的是我的帅哥!”国王拒绝了他的回答。 “下雪了!”萧声笑着拍了拍国王的胳膊。 “国王是好是坏!我还在乎他吗?”“哦哈哈!”国王开心地笑了,伸出胳膊,抱住壁龛,变成了一座石头房子。 山涧下轰鸣声此起彼伏。 在这皎洁如昼的月夜里,它显然成了最美的乐章。 我不知道刘秉义来自哪里。她怀里抱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她一点也不觉得累。她反而感觉到怀里阵阵柔情,这让他产生了一种如梦似幻的错觉。 这时刘秉义才明白师父的话:在关键时刻跑步可以救人。 “俊郎!让我失望!我们一起跑总比你抱着我强!”一个漂亮女孩的甜美气味喷在刘秉义的脸颊上,让他的脸发烫。 “不!你需要我的保护!就算今晚我赌上性命,也不能让这个怪物抢了你!你们…你是我的!”“俊郎!郎军小心!”当两人边跑边陶醉的交谈时,脚下的步伐明显放慢了一点,而此时追上来的黑人早已眼冒金星。 当他们离对方还有一百米远的时候,他盯着面前的目标,一个人如离弦之箭般俯冲,直扑刘秉义的背部。 “嘿!”黑人的青铜大锤牢牢地砸在了刘秉义的背上。 突然,盔甲被砸成碎片,而刘秉义像风中的落叶一样跳了出来。 “爆了!”刘秉义和那个女人突然倒在地上。 “吼——”黑人仰面吹着口哨,拳头挥来挥去,拍打着胸口。 “受够了痛苦!快来尝尝这个!”美丽的女孩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一条青铜鞭子伴随着一个黑色的影子走了过来。 “砰!”青铜鞭结结实实地砸在黑袍人的头上,顿时星星点点地打在了它的眼睛上。 “吼——”黑袍人的兽性再次被激起。他怒吼着,用大锤和女孩搏斗。 “实力太棒了!”看着咄咄逼人的黑人男子,美丽的女孩突然变得胆怯起来。 “小美,加油!我要你今晚彻底说服我!”大个子黑人把巨大的青铜锤迎风一挥,变成了一个明亮的影子,径直向美丽的女孩走去。 青铜鞭宜远不宜近。随着黑衣男子的步步紧逼,美少女只能后退一步,手里的青铜鞭也失去了一些空气。 “砰!”黑衣男子突然抓住青铜鞭的尖端,用力一甩,将青铜鞭另一边的美少女直接扔了出去。 “砰!”黑人毫不怜悯地把女孩摔在岩石上。 “噗!”漂亮女孩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翻了个白眼,头垂了下来。 “哈哈哈哈!”黑人咆哮着,再次拍了拍胸口。 他的吼声震动了山谷,许多年轻而狭窄的H岩石摇晃着,掉了下来,砸进了河里,还有“砰哗啦”的声音,这在山下是非常独特的。 这一声吼叫也将昏迷的刘秉义惊醒。 当他抬起头时,恍惚中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孩靠在他的肩膀上,扭动着肥胖的身体,向悬崖脚下走去。 他必须一路爬到山顶的山洞,然后…刘秉义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他的手无能为力,也没有有利的武器。如果此时有狙击枪或冲锋枪…或者是一把巨大的锤子!“锤子?”刘秉义这样想着,他的右手突然变得沉重而陌生。他低下头,看到了那个黑人手里扔在一边的巨大青铜锤。 黑衣男子被少女的美貌掀翻,甚至丢弃了他直接带在这里的武器。 “有你很容易!”刘秉义喊道,然而,他不能走几步的寒心的事情。巨大的青铜锤就像被地球的磁铁吸引一样,一旦掉到地上,就再也拉不出来了。 无奈之下,刘秉义四处寻找石头。 山谷底部的整个山岩多年来一直被溪流冲刷,上面覆盖着苔藓和淤泥,而砾石或巨石块则完全没有。 寻找鹅卵石,刘秉义只能求助于这个巨大的青铜锤。 刘秉义用双手紧紧抓住锤子的木柄,挣扎着想要搬动它,但它似乎是一座山和一棵树在地上生长,它自己的力量根本就很弱。 看着黑人背着一个漂亮的女孩爬上悬崖。 躺在黑衣人背上的女孩的衣角被拉开,两座起伏的山峰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怎么能行——不行!”刘秉义怒吼一声,只出现在监狱里的久违的鲜血猛然苏醒,并迅速蔓延至全身。双手青筋暴起,力气又回来了。 巨大的青铜锤终于变得如此轻松。 刘秉义挥舞着他的青铜锤转身,就像投掷铅球一样。当他的力量足够强大时,他看到目标在行动,突然放弃了。铜锤径直飞向爬上半山腰的海德汉。 “嗯?”那个黑人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向自己喷射。我一转身,他就被一把巨大的青铜锤伺候着。 “轰!”黑衣人的脑袋像西瓜,被青铜锤砸中直接炸成碎片。 鲜血和脑浆直接溅到了旁边的悬崖上。 没有头,身体在悬崖上依然保持壁虎的姿势。 “哇,哇,哇,”巨大的身体滑下悬崖。 刘秉义迅速飞了起来,看着女孩落到离地面三米的地方。刘秉义蹦跳着飞向悬崖,张开双臂,一只手抓着漂亮女孩的胳膊,另一只手搂住了漂亮女孩的腿,并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水槽,水槽…刘秉义的意识逐渐模糊。 当他重重地倒在地上,美丽的女孩安然无恙地躺在他身上时,他假装从运肉卡车的失禁中学习的意识慢慢熄灭了鼓。 而当意识逐渐模糊时,一个微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爱人,你是…你是否…你没事吧?”“情人!”刘秉义突然在心里问了几个问题,但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阵剧痛袭上他的脑海,他的意识完全崩溃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从身后缓慢而又坚定的进入&宝宝把腿开大点儿就不疼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