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用嘴服侍)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也许福宁因为陌生的地方而失眠,最后睡着了,但他梦到了自己意外失去的孩子。
但在梦里,孩子没有放弃自己,而是健康成长。渐渐地,他的五官长了起来,他就像一个团子!
“小奶奶?小奶奶
“啊
傅宁突然醒悟过来,意识到自己还在昨晚那荒唐的梦里。他注意到李妈急切地望着他,收住了感情,抿着嘴说:“怎么了,李妈?”
“年轻的奶奶,那边我的妻子和丈夫想念少爷。你今天陪少爷去老屋好吗?”
从昨天开始,李马富宁就考虑过房子的女主人和少爷的生母。
但刚刚成为林家年轻奶奶的付宁还没有适应。他犹豫了一会儿,低沉地说:“我今天有事要做。下一次。”
下一次?
李妈听了,心里有点难过,喃喃自语道:“奶奶,还有什么比少爷更重要的呢,现在……”
她没有开口,突然冷眼转向付宁。李妈不知所措。她垂下眉毛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李妈觉得自己的心跳了出来,因为她只盯着她温柔的脸。
傅宁的目光落在手机上,心想:
即使她嫁给了家里的林,她的计划还是会继续的!
同时,傅氏故居。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如今的傅家已今非昔比。由于傅家父女四年前发生意外,严如玉更换了傅家所有的仆人,带着儿子谷城接管了一切。
尤其是最近,儿子成了林家的大叔,而闫如玉更是沾沾自喜。就连圈里的富婆也对她很体贴。
像今天一样,几个女人在家里聚在一起打麻将。严如玉坐在沙发上等待。不料仆人一路跑了进来。
“夫人,夫人不舒服!”
什么?我太担心和生气了,以为我们要破产了!严如玉看着仆人不安的样子,忍不住尖了嗓子。
她原来是个江南女人。她轻声说话。她生气的时候,尖利的声音总是带着苦涩和冷淡的味道。
仆人听到这话不禁发抖,但内心的震惊使他无法平静下来。他只能摇摇胳膊,指着门说:“夫人,外面来了很多人。”
很多人?
严如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从沙发上慢慢地站起身来,忍不住看了看仆人一眼,“光天化日之下,在一个法治的社会里?不管有多少人能闯进房子?说说你。。。
声音没有落下,门“碰”开了,吓得她满脸都是。
紧接着来了一群黑衣人,一步一步,一个接一个的说不出话来,冷冰冰的,这让严如玉浑身发抖。当她看到战斗即将来临时,她很长时间都没有反应。
“你是谁,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破门而入!快点,不然我就报警!
严如玉急着找手机,但她还没打电话。
“严阿姨,我怎么能不来我家呢?”

熟悉的声音让闫如玉难以置信。她突然抬头,眼睛碰了一下门上美丽的影子。她几乎完全害怕。她盯着前面的那个女人,好久找不到声音了。
傅宁。
怎么可能呢?
她没死?
“嘿!你怎么活!
闫汝玉的脸已经苍白了。当傅宁一步一步地走近时,她的心沉到谷底。直到女人站在她面前,她才回到沙发上,但她的眼睛离不开她的脸。
“真可惜我又活了。颜阿姨,你失望了吗?”
傅宁看着沙发上的那个女人。她冰冷的眼睛似乎冻住了。她直视着她,好像想把她的肉从身上划掉似的。
她想报复!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闫汝玉的瞳孔颜色突然缩了起来,尖叫起来。他冲到沙发床上,指着傅宁说:“傅宁,回来没什么意义的。啊成不会怕你的!阿成什么都有!快点,否则阿成不会放你走的!
闫若玉生来就害怕,那时她成了傅宁父亲的情妇。其实,她总是遵循规则,但后来她受不了顾成的想法。
她不想让她不参加,但她没有阻止。
但现在傅宁回来了,t闫汝玉却迷茫而惊呆。她不知道她会怎么做。它会摧毁顾城,夺走他们所获得的一切辉煌和财富吗?
但傅宁只是看着她,胳膊、胸部、嘴唇微微抬起一点趣味,意味深长地说:“颜阿姨,顾成为什么不放我走?他得到了什么?还是你总是设立办公室把一切都带走了傅家?
总之,让闫如玉脸知道,常年在傅家,不要让她在傅宁面前水平向上,只能避开眼睛,它是不断的“告诫”,“傅宁,我们不可怜你,这是你自己的逃避,过了这么多年,顾成也有了自己的新生活,你,你注定了!”
太可笑了!
傅宁的眼睛突然冷了,闫如玉的话,仿佛她会想起一些蠢事。
但现在不行!
傅宁平静地看着沙发上那个迷茫的女人。他冷冷地嘶嘶着把它拿回来,睁开眼睛。”顾城既然有了新生活,一切都属于傅氏家族。请把它还给我,从这房子开始吧!”
这是她的房子!这么多年被顾成的母子占用,真是荒唐!
“多好的房子啊!这房子是我们的!你为什么。。。
闫如玉喊了出来,但没等她回来,傅宁已经把一张黑脸的文件取下来,直接扔在咖啡桌上。。。
“这是我爸爸的黑白相间的名字。严阿姨,你只是我父亲的情妇。你没有名字。现在是时候失去你了!”
“你呢
“去吧!”
闫如玉仍想打架,但傅宁下了命令。双方黑衣人已经走出来,只能把他们扶起来,把他们拉出来。
傅宁。我是你妈妈!我是这个家庭的主人,你为什么要开除我?闫如玉生气了,骂了一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用嘴服侍)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