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疯狂的肥岳交换

“呀呀呀……”

妲婍杀气腾腾,张牙舞爪,寒冰天火道的力量涌出来,瞬间地面出现冰冷和炙热的力量。

她张嘴,两只小虎牙亮晶晶。

师父教的招数都用上了,但依旧没有作用,现在只能放手一搏。

安知鱼也知道这位年轻男子软硬不吃。

目标是貌美如花的她和妲婍,绝对不能落入他的手中,就算是死也不能。

安知鱼满脸怒火,将脸上的眼泪擦去,话本里面不都说,眼泪是女人最强的武器吗,都是骗人的。

她的脚下出现一座千瓣莲台,无尽的莲华在绽放,青色的光泽璀璨夺目。

她和妲婍同时出手,两人一左一右攻伐过来。

被封住的唐生目光欲裂,但是他无法动弹,经脉和穴位统统封住,什么都干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妲婍和安知鱼在战斗,这时候他恨自己还是太弱了,要是李虚在就好,可他怎么还没有回来?

轰轰!

妲婍和安知鱼开始疯狂进攻。

妲婍的寒冰力量凝固一切,就连尘埃都被凝固住,力量已经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地步。

她的天火力量比寒冰还要可怕,汹汹燃烧的火焰在周围肆虐,灵力疾卷。

她从戒指中取出一捆草,一根根丢出去,摘草折木道法施展开来。

顿时出现一幅幅恐怖的画面,草化作日月星辰,化作大河,化作巨鲲,化作大龙,各种异象在上演,瞬间地面破碎,裂痕蔓延,两侧的房屋全部被打崩。

但是,李虚竟然没事。

他的白衣连一丝灰尘都没有沾到。

而安知鱼的攻伐也到了,她双手结印,李虚所站立的地方瞬间出现一朵千瓣莲华。

莲花的花瓣慢慢地合拢,迅速将李虚包裹着。

“给我碎!”

她双手一合,灵力一震,莲花爆破,无数的青色莲花花瓣在空中飞扬,却看不到李虚的身影。

妲婍左顾右盼,并没有看到年轻男子的声音,道:

“他是被干掉了吗?”

安知鱼摇摇头:“按理说比我师父强的高手不可能那么轻易死去,他在哪里?”

“别找了,我在这里。”李虚拍了拍她们的肩膀,道:“我们你们后面呢?”

刚才安知鱼和妲婍的招式都很厉害,如果是二品修道者肯定会被她们干掉,但自己是无品修道者。

他根本就没有品。

他不修道,只修灵力。

他目前所拥有的道法只是用来牵制灵力的爆发,否则,每次施展山崩地裂,容易误伤。

“人呢?”安知鱼和妲婍同时回头,可后面没有人啊。

“我在你后面呢?你们往哪里看?”

她们转身的瞬间,李虚再次出现在她们的后面。

他们再次转身,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依旧没有看到李虚。

因为她们的速度太慢,每次转身的缝隙间,李虚都能轻而易举出现在她们的身后。

“你们还打不打,打的话我乐意奉陪,这就算做是我们的前xì吧。”李虚依旧在调xì她们,因为现在他的角色是采花大盗。

“呀呀呀……”

她们再次施展攻伐。

可是两分钟后,大汗淋漓,精疲力竭。

“走,我们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包你们满意。”

李虚扛着安知鱼和妲婍到包你满意酒楼,但是,她们不断挣扎。

李虚打算封住她们的穴位,但是封住了,一动不动就少了很多乐趣。

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两根绳子,先是将妲婍绑着,无意将她的身材勾勒出一些。

不过,最夸张的,最令人热血沸腾的要数安知鱼,当用绳子将她前后环绕绑着的时候,她的傲然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可以用一些成语来形容,比如:有容乃大……

李虚只是随

社交温度肉车r

意一绑,竟然就出现了如此浮夸的身段。

如果没有记错,她只是十五岁。

十五岁就如此夸张,日后还了得。

被绑住的妲婍和安知鱼大喊大叫,这是唯一的方法,要是再不喊救命,就真的会出大事。

“救命啊救命啊。”

李虚道:“别喊了,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救你。”

妲婍朝着天空大喊大叫:“师父,李虚,你在哪里,救命,救命啊,快出来救救我们吧。”

她记得师父说过,要是碰到危险,可以大喊师父的名字,能救命。

“这……”

李虚无语,好像自己跟她说过,可以喊自己的名字救命。

要是妲婍还不喊自己的名字,李虚打算对她们做一些过分的事情,比如把她们抱到包你满意酒楼,亲吻她们,使其娇羞。

她喊了名字,说明是真的没有办法,再试探下去也没有意义,就到此为止吧。

李虚正打算伸手将面具摘掉,突然,小镇外面传出洪亮的声音,人未到,声音已经传到耳朵。

“放开那女孩……”洪亮的声音传出。

“何方孽畜,在此地作祟,请速速放开她们……”

嗖嗖嗖,很快天空上面出现十几个面目不善的修道者,为首的是一个满脸胡须的壮汉。

壮汉的体型高大,赤着上半身,满身的肥膘在抖动,上面还有油腻的汗水在流淌。

出现的十几个修道者迅速降落地面,距离李虚不到十米,个个凶神恶煞,每一个长相都不像是好人。

他们大老远就听到这里有喊救命的声音,速速进来,看到眼前有一个很年轻的男子绑着两个女孩。

一个长有狐狸耳朵,脸蛋圆圆的,看似很呆萌可爱。

另一个被绳子勒出傲然的身材,曲线在她的身上不断地勾勒,简直是完美,特别是襟怀,感觉双手未必把握得住。

来人目光绽放出邪念,特别是为首的男子,眼眸中精光根本无法掩饰。

但是,妲婍,安知鱼,唐生并没有注意他们,而是死死盯着李虚,每个人的脸上都出现郁闷的表情。

唐生翻着白眼,这李虚是真的狗。

安知鱼的身躯一颤一颤,不断起伏,死死盯着李虚,真想闷死李虚。

想想刚好自己在他面前说的那些虎狼之词,顿时满脸红晕,她没脸见人了,呜呜呜呜……

妲婍张开小嘴,路出亮晶晶的小虎牙,道:“师父,你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回来,怎么还绑我们?”

李虚笑了笑,道:“我想试探你们,看看你们的临时反应,还好,都在我的预料当中。”

他手指一弹,解开唐生的穴位和经脉,让他可以自由活动。

唐生翻着白眼,越想越觉得李虚是真的狗。

李虚手去解开安知鱼身上的捆仙绳,可是她的捆仙绳比较难解,因为她身上有东西动来动去。

“能不能别动?”李虚望着安知鱼,真真无语。

“谁叫你绑得那么紧?”

安知鱼红着脸道,她都能闻道李虚散发出来的味道,更是低头不说话。

解了很久,终于帮她解开,李虚松了一口气。

安知鱼低着头不说话,因为李虚总是有意无意接触到她的身体,弄得她特别紧张。

解开她的绳子,李虚又去解妲婍的捆仙绳,刚刚解开,她就双手抱着李虚的胳膊。

“师父,我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了。”

李虚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怎么会呢?我一直都在呢?”

一直在观察妲婍,安知鱼和李虚的壮汉愣住,道:“你们认识?”

李虚道:“各位,不好意思,让你们误会了,我在试探她们,真是抱歉。”

壮汉的目光贪婪地望着妲婍和安知鱼,小小的呆萌的肯定是只狐妖,另一个身材傲然,简直是绝了,笑眯眯道:

“这可不是道歉的态度啊,她们是你徒弟吧,要不送给我当做道歉礼物如何?”

“大哥,这主意好。”他身侧尖着牙的修道奉承道,“大哥,我喜欢小的,能不能把小的让给我。”

“大哥,我喜欢大的,能不能把大的给我。”另一个个子瘦小,看起来贼眉鼠眼的修道者道。

壮汉望着这两人,眼睛瞪得如同铜铃大小,怒喝:“小的,大的都给你们,那我干嘛,我站在旁边看着吗?”

“当然是老规矩,第一手当然是大哥来,我们喝点汤就好。”两人轻声道。

“你们是谁?”李虚问道。

“我们是谁你管不着,现在你给我滚蛋,要是不滚,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何这么红?”

一个瘦成竹竿的小兄弟走出来,道:“大哥,我看这小兄弟长得眉清目秀,能不能别杀?”

“你要干嘛?我最近吃腻了肥肉,我想换换口味,或许男的更有一番风味。”

“准了。”

“你们是哪里来的地痞流氓?”李虚望向他们,他很少在道州碰到这种货色,记得碰到地痞流氓还是一两百年前,那时候想占据不良道观,被他团灭。

“兄弟,现在窃道者出世,世道难混,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道就被窃取,只有及时行乐。”壮汉道。

“大哥说得对。”其它的修道者纷纷附和。

“窃道者不是昨日才公布的,感觉你们挺熟练的啊?”李虚望着他们。

“难道我会告诉你,一公布窃道者,我们就开始烧杀抢夺的事吗?”壮汉握拳一握,浑身的肥肉颤抖,挥手道:“随我一起动手,活捉,记得别弄伤了那两个姑娘,我还得好好疼她们呢。”

他带领十几个修道者出手。

轰。

他的拳头朝着李虚砸过来。

三品道法,碎岳拳!

“死!”壮汉动用三品力量,因为他就是三品修道者。

“呼呼呼……”李虚站在原地不动,灵力瞬间涌出来,如同汪洋在汹涌,在疾卷天地,瞬间呼啸而过,将壮汉湮灭。

李虚心神一动,灵力消散。

众人望过去,只见壮汉的皮肉全部消失,只留下一个白色骨架立在地面,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咦,这太露骨了吧。”

李虚都不忍心看。

但是其他的修道者都绷不住了,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三品就这样被秒了。

其他修道者都是二品和一品,根本不够看啊。

他们转身就跑。

李虚目光一凛:“这十几个菜鸟就交给你们三个斩杀,出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疯狂的肥岳交换

赞 (0)